從被球迷砸手柄到榮登世界第一,探祕極致足球思維下的德甲電競

      從被球迷砸手柄到榮登世界第一,探祕極致足球思維下的德甲電競已关闭评论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添加星標留住圈哥

今年11月,體育產業生態圈有幸受到PP體育邀請,赴德國參加「探祕德甲·PP體育足球發現之旅」。


在這裡,我們感受到了當世界頂級足球聯賽碰撞上新鮮事物電子競技時,在德國人嚴謹與古板並重的性格下,所迸發出的全新能量。而頂級足球聯賽的電競故事,對於行業而說也極具借鑑意義。


文/ Alvis雷  編輯/ 吳 礎怡


德甲在世界足壇上的地位無需多言。場均4.4萬的上座人數在五大聯賽中排名榜首,威斯伐倫等魔鬼主場的熱烈氛圍,更是名震歐洲。而其長年在中國的轉播與運營,也讓這個老牌聯賽在中國培養了無數忠實的簇擁者,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等傳統勁旅,都已經在國內成爲了新聞流量與商業價值的雙重保障。


在國內,PP體育是德甲中國區2018-2022年全媒體獨家版權持權商,從本賽季開始以來,他們圍繞重點賽事做了大量的球迷運營活動,激活了德甲觀賽氣氛。此外,PP體育也經常組織球迷赴德現場觀賽,以及邀請德甲球星來華深度交流。



2017-18賽季五大聯賽場均上座人數對比,來自德甲官方資料


此次PP體育安排的德國媒體行,便是爲了讓國內媒體更好了解德國足球文化而設立的。在茫茫專業體育記者的人羣中,我作爲唯一一個電競出身的記者,本以爲自己的身份會有些尷尬,不想卻見證了這個足球帝國里的全新能量。


111日,由於航班原因,我們一行抵達柏林的時間比原計劃晚了5個小時,天色早已暗下。不過,德甲方面依然等候在酒店,並熱情地接待了我們。


交流中,我無意間提到了電競目前在中國的趨勢,以及中超球隊們參與CEFL中國足球電競聯賽的熱情。而此時,德甲國際高級營銷經理Patrick表示,他們已經不斷對此進行了6年的嘗試。



6年嘗試鑄就德甲電競


做電競對於足球有什麼幫助?這個問題我們老生常談了,最常見的一個答案是在傳統體育觀衆老齡化的今天,電競可以起到吸引年輕人的效果。但事實上,這只是電競的一小部分威力。


之前電競派(IDECO-esports)獨家專訪LaLiga eSports(西甲電競)時,其隨隊官員Javier曾如下表示:「西甲及其俱樂部們都對電競非常感興趣,而且也是一個吸引贊助和商務拓展的新機遇。」


DFL已經將這句話落到了實處。


時間回溯到今年331日,德國職業足球聯盟(DFL)在多特蒙德的德國足球博物館舉辦了一場《FIFA》電競比賽,15支德甲球隊註冊報名,他們的簽約選手將與公開賽選拔出的選手同場競技,最終來自公開賽的瑞超巴塞爾俱樂部選手TheStrxngeR捧得冠軍,帶走2.5萬歐元獎金。



Virtuelle Bundesliga(VBL)冠軍沙拉盤


這個賽事的官方名字叫做Virtuelle BundesligaVBL),直譯過來是虛擬德甲,概念和我們國內的CEFL類似,也可以叫做德甲電競聯賽。


2012-13賽季開始,VBL就已經正式成形,經過6年的發展與積澱,這項賽事在以德國、奧地利和瑞士爲主的德語市場聲名鵲起,上賽季總報名人數高達15萬。


在收穫可觀的流量之後,金主的贊助也接踵而至。本賽季VBL電競聯賽得到了TAG Heuer(泰格豪雅)的冠名贊助,並且轉播權也分發到了傳統電競德國體育一台Sport1和Facebook等網絡媒體手中。




我們都知道,在五大聯賽中,德甲是對財政要求最爲嚴格的聯賽之一,近年來也一直保持著增長。從VBL「奢侈品品牌贊助+傳統媒體轉播」的架勢來看,其商業價值突顯無疑,甚至還超過了一部分主流電競聯賽,完全可以當做一門獨立的業務去運營。


同樣對贊助商泰格豪雅而言,DFL是他們重要的合作夥伴,之前提供的客羣都是傳統的足球用戶,現在還多了VBL這個充滿年輕人的平台,這無疑是極具吸引力的。


此外,在海外市場的拓展上,電競業務的調整能力比傳統足球機動性更強,亦能對推廣德甲這個品牌起到幫助。


這句話怎麼理解呢?今年10月,《馬卡報》披露西甲有意將部分聯賽放到北美,藉以拓展北美市場,但最終被國際足聯一口否決。這也相當於告訴其他聯賽在進行海外品牌推廣時,「出國踢足球」是行不通的。


但踢真的足球不行,虛擬的卻可以。上賽季,DFL同FOX Sports一起,將VBL賽事推到了亞洲和南美——他們在馬來西亞和智利分別舉辦了《FIFA》電競公開賽,優勝者亦可獲得通往德國的門票。


通過在這兩個地區的辦賽和宣傳,德甲成功將自己的品牌推向了更大的非德語市場,這也是6年前電競化決策給他們帶來的便利。





體育與電競的矛盾


這幾年,隨著電競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這項運動逐漸突破圈層邁向主流。然而在這一過程中,質疑和討論是避免不了的坎,其中最經典的一個問題就是:「電競算體育嗎?」


對於古板的德國人來說,這個問題曾經引發了巨大的爭議,人們吵的不可開交。而德甲作爲德國體育的掌上明珠,他們涉足電競的行爲更是引發了大量討論。


德甲有句著名的口號,叫「足球本該如此,意在強調運動的純粹性。在政策上,德甲有著非常特殊的「50+1」規則,限定了控股權和表決權的不對等,用簡單的話說就是「你可以花大價錢投資我們,但你不能控制我們」。



曾因「50+1規則,在德國國內引起巨大爭議的萊比錫紅牛隊


很明顯,這一做法和商業邏輯背道而馳,誰會願意去做這個花錢辦不了事的「冤大頭」呢?但德國人並不這樣認爲,在他們眼中商業化不那麼重要,大資本時代的「壕購引援」也不那麼重要,堅持足球的純粹性才是最重要的。比如堅持青訓、堅持校園足球、堅持球隊名字只能代表城市而非商業化等等……


於是,與傳統體育差異極大的電競也自然成爲了眼中釘,不少人認爲它不是純粹的體育,導致保守派盛行。


其中,德國足協(DFB)主席格林德爾以及德國奧林匹克同盟(DOSB)是保守派的代表人物,他們曾在各種場合多次斥責國際奧委會「承認電競是一項體育運動」的行爲,甚至不惜炮轟支持電競的德國總理默克爾。許多年長的球迷也並不買帳,在得知自己俱樂部決定要發展電競後,他們便從看台上往下扔手柄以示抗議。



德國足協(DFB)主席格林德爾


但俱樂部的腦子是清楚的,負責管理俱樂部以及德國職業足球未來發展的DFL也是清楚的,他們十分明白電競的意義與能量


首先,由於DFL和德國足協DFB是兩個不同的個體,DFL主職業賽事和俱樂部側,DFB主國家隊側,故格林德爾的意見並不會對DFL的電競化造成阻礙。


第二,DFL和俱樂部中支持電競的改革派,找到了一個折衷的說法,就是不用電競esports的字眼,而是Virtuelle虛擬。比如剛剛說的VBLVirtuelle Bundesliga),就叫虛擬德甲,不叫電競德甲Bundesliga esports


「足球分兩種,一種是綠茵場上的正式足球,還是一種是計算機里的虛擬足球,這倆都是足球,你看說的通了吧?只有足球,沒有電競,很純粹。」沃爾夫斯堡合作發展總監Felix這樣解釋道。



沃爾夫斯堡合作發展總監Felix(左)


不過,由於在這個國度中,所有人受「體育純粹性」影響太深,改革派的人數還是少數。故即便這種說法暫時堵住了保守派的口舌,但也意味著他們將與所有非體育遊戲的電競項目絕緣。


而面對《英雄聯盟》、《CS:GO》、《守望先鋒》等能量更大的項目,改革派只能無奈地選擇暫時放棄。他們清楚地知道,對於電競與體育概念的終極改變,在德國仍需很長時日。



最像足球的德甲電競


德國人的古板保守,造就了電競不上不下的社會地位,而他們性格中另一大重要的組成部分——嚴謹認真、把在做的事一定要做到最好,則讓那部分電競先行者成績斐然。


在去年FIWC世界總決賽的四強中,德國人占了3席,占比高達75%而在隨後公布世界《FIFA》電競實力榜中,德國以104分的成績傲居榜首,拉開第二名英格蘭近一半分數;到了今年世界頂級賽事FIFA eWorld Cup電競世界盃中,德國進入到總決賽階段的人數最多,共有8名選手,而第二多的法國僅有3……


種種數據表明,德國已經當之無愧地成爲了足球電競世界第一大國


除去嚴謹的精神,我也很好奇德國人是如何將足球電競這件事做到世界第一的。爲了進一步了解情況,我們與PP體育一行,去到了沃爾夫斯堡和柏林赫塔兩家德甲俱樂部。


對於前者,可能足球電競用戶會更加熟悉,它就是去年FIWC高光選手TIMOX的主隊。


著名電競選手TIMOX(中)


沃爾夫斯堡足球俱樂部的辦公室位於主隊球場的一側,作爲最早成立電競業務的德甲球隊之一,他們辦公室的電競氛圍是很足的。走到前台,一向古板的德國人竟坐起了俱樂部定製的專屬電競椅,還用起了電競顯示器。



Felix感慨道,今年剛滿20歲的TIMOX是他見過最有天賦的足球電競選手之一。他認爲,在德國由於電競發展的相對滯後,選手很難獲得一個較好的訓練條件,導致很多人具有天賦,但最終沒能完全兌現天賦。相反,沃爾夫斯堡很擅長將培養足球運動員的寶貴經驗,移植到足球電競選手的培養當中,讓他們獲得突破。


「我們始終認爲飲食和身體健康,對於任何一種運動的選手來說都至關重要。俱樂部爲他配了傳統足球運動那邊的營養師,告訴他什麼該吃、什麼不該吃,他的食譜完全達到了沃爾夫斯堡足球運動員的標準。這也是爲什麼,簽約在傳統體育俱樂部的電競選手會變得更健康。」


Felix補充道,除了飲食外,俱樂部還給他提供了專業的訓練設施,傳統足球運動員也會時常和足球電競選手進行交流,提升足球理解並完善一些打法套路。


借鑑傳統體育經驗、提升訓練質量,是沃爾夫斯堡俱樂部培養明星選手的方法論;而另一邊,坐落在首都的柏林赫塔俱樂部則更側重於放眼未來。


「2個月前,俱樂部剛剛開拓了電競業務,重點也是『虛擬足球』《FIFA》,不過我們不像沃爾夫斯堡那樣財大氣粗。赫塔擅長青訓,『虛擬足球』我們也著眼於青訓,電競學院已經建好了。」柏林赫塔品牌總監Daniel如是說道,牆上「The Future Belongs To Berlin」的大字也映襯了俱樂部的思考。




Daniel帶我參觀了位於足球基地中的電競學院訓練房,其中設置了5個訓練位和1個直播間,可供學員們進行日常訓練。


據了解,目前柏林赫塔已經簽約了3名職業選手,而電競學院則面向14-18歲的潛力選手進行招生。除了正常的技術指導外,俱樂部亦會爲電競選手提供身體健康和飲食方面的指導,並且遵循柏林赫塔足球青訓「體教結合」的模式,讓電競小學員的正常學習不會落下。


「我們青訓非常大的一個優勢在於學校距離球場只有數步之遙。」說完Daniel指了指不遠處的一棟建築,那便是小學員上文化課的地方。德國足球的青訓准入極爲嚴苛,大約只有2%的青訓學員最終能成爲職業球員,不過在這種「體教結合」模式的幫助下,沒有進入職業球壇的學員也能正常地融入社會。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中,將傳統體育經驗複製到電競中是一種很常見的說法,但真正將其落到實處的卻少之又少在德國,我們感受到了當世界頂級足球聯賽碰撞上新鮮事物電子競技時,在德國人嚴謹與古板並重的性格下,所迸發出的全新能量。而頂級足球聯賽的電競故事,對於行業而說也極具借鑑意義。


在沃爾夫斯堡臨走前,亞洲市場負責人Tim還對中國電競市場給予了很高的期待:「中國真的是一塊很大的市場,過去我們有男足友誼賽、女足友誼賽,以後爲什麼不能有虛擬足球的友誼賽呢?未來我們還計劃來中國踢《FIFA ONLINE》,或許也會再招募培養一些中國的選手,共同爲足球的未來而努力。」



掃碼關注體育產業生態圈旗下電競媒體

——「ECO電競派」

世界電競產業的巨大市場,我們共同守護!


如何更方便的在衆多帳號中找到圈哥呢?

按照下面操作只需三步就可以啦!

爆款電競文章鑑賞

普華永道:電子競技,超越足球!

莊明浩:讓電競的歸電競,體育的歸體育 | 專欄

iG終登頂!背後是王思聰7年締造的電競帝國

中超與西甲告訴你:爲何足球俱樂部要拓展電競業務?

長按識別二維碼 關注我們

點擊 「閱讀原文」 進入生態圈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