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東歐,探祕閃閃紅星中的足球日常

      親歷東歐,探祕閃閃紅星中的足球日常已关闭评论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添加星標留住圈哥

我們對於巴爾幹半島的足球有什麼印象呢?最近的恐怕就是今年夏天的世界盃——克羅埃西亞一路神奇殺入決賽,雖然莫德里奇和他的小夥伴們沒有更進一步拿下大力神杯,但其中的奇蹟已經讓人熱血沸騰。


今天就跟隨生態圈特約記者一起深入到塞爾維亞腹地,看看東亞國家的足球事業,有多少值得我們品讀的地方。

特約作者/ 李 繼軒 編輯/ 王 瀟然


在克羅埃西亞之外,上一次來自巴爾幹半島的球隊拿下驚世成績的時候是何時呢?不用將你的記憶推到上個世紀或者是黑白機時代,那支隊伍其實離我們很近。


2013年U19歐青賽,塞爾維亞拿下歐洲冠軍。這屆比賽,他們在決賽擊敗了法國,在半決賽擊敗了西班牙。


2015年U20世青賽,塞爾維亞拿下世界冠軍。這屆比賽,他們打敗了巴西、墨西哥。


帶著對於南斯拉夫足球的過往記憶和近期驕人的青訓戰績,我於9月初來到了塞爾維亞。很多人會覺得這個國家對於我們來說很遙遠,但熟悉足球的朋友們都知道,這個國度所承載的足球記憶,能夠讓很多人回味。


當地的結婚車隊——藍色小萌車


納普里達克的塞超比賽


初到塞爾維亞,最直接的感覺就是:友好。由于貝爾格萊德的尼古拉特斯拉機場,在當天發生了埃及航空公司的飛機輪胎爆炸事件,我在土耳其的阿塔圖爾克機場滯留了十二個小時就爲等待中轉航班,其中還發生了和土航的工作人員的溝通問題,上百名乘客只有我們最後十多個中國的小年輕沒給安排改簽機票,還好最後打電話給中國領事館,麻煩解除。


但到了貝爾格勒,事情就變化很多了,下飛機的時候海關小哥檢查護照就直接讓我去排隊了,他還跟我聊了很多足球的事兒,估計這是他每天工作的樂趣


茲雷尼亞寧市中心步行街


我待過了南部的克魯舍瓦茨和北部的茲雷尼亞寧,克魯舍瓦茨更靠近科索沃,南部的城市工業氣息略濃,人口接近八萬人左右。這座城市在14世紀建成,之前曾經作爲塞爾維亞的首都,距離南部山區很近。極簡主義的城徽在所有市立機構,如警局、水利部門、環衛部門,計程車上都能看到,算是很有地方特色的LOGO集合了。


塞爾維亞的環境遠比我想像的更好,在球場的時候經常能夠看到天上的雲彩在同一片視野里一邊黑雲密布,一邊白衣如雪來去如風。以天爲布景、雲彩爲幕布、球場爲舞台,讓人覺得隨時就在等待著好戲的上演。


很像舞台的訓練場地以及遠處科索沃的山


北部的小城茲雷尼亞寧,之前曾是匈牙利的領土,城市中依舊能看到石磚鋪成的路和歷史悠久的標誌性市政廳,市政廳、天主教堂、大劇院圍繞在市中心的步行廣場三邊。


廣場連通著步行街,就是小城最繁華的商業所在。每個雙休日,街上都空無一人,只有兩三家依舊營業的咖啡館告訴我,這座城市還沒有打烊,想要喝酒還是咖啡,我們都奉陪。


城市周圍的廣袤平原一眼望不到邊,沒有牛羊、只有機械,從播種、灌溉到收穫全都是機械化。好處是確實失誤很少,壞處是好像蔬菜只有番茄、土豆、豆子和當地的生菜。


魯舍瓦茨的日落


貝爾格勒是東歐很特別的一個城市,多瑙河和薩瓦河把老貝爾格勒和新貝爾格勒分開,卡拉梅格丹城堡是不得不去的地方,塞爾維亞人很驕傲的說他們在這裡守住了貝爾格勒,打敗了土耳其人。


當地的一個朋友Koko曾跟我說過:

「我們塞爾維亞人在這裡打敗了土耳其人,雖然我們曾經被他們統治,但是我們經過鬥爭依舊能獲得自由。之後哪怕是納粹德國,我們也不怕。我們總是經歷戰爭,但塞爾維亞人總能堅持到最後拿下勝利。」


昔日的城堡現在已經成了一個紀念公園,能看到整個貝爾格勒最美好的地方。在城牆裡,能看到擺放的坦克、飛機和火箭實物模型,甚至還有當年擊落美國隱身戰機的薩姆飛彈,「大衛擊敗了歌利亞!」這是我能想到的最貼切實際的形容了。畢竟前南斯拉夫在美國和北約這樣的巨人面前,確實是像大衛那樣矮小。


要塞城堡的網球場


城堡內游擊隊修的籃球場


很有意思的是,在武器模型隔壁的一個院子裡,居然都是運動場,印著貝爾格勒游擊隊LOGO的水泥籃球場、紅土網球場、滑板訓練場等等。塞爾維亞族的戰鬥性格是與生俱來的,所以體育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和平時期的戰爭,運動場和武器同樣重要。


看著在紅土上訓練的網球選手,我跟Koko說道”看來過幾年你們可以有新人拿下法網”。他表現出一種很淡定的自信,眼神里透露的意思很簡單——那是必須當然的,我們是天生的戰士和運動員



「李,你知道嗎?我們可是被稱爲歐洲的巴西啊。你看,約維奇進球了,我幾乎是看著他長大的。」一名塞爾維亞同行指著電視裡面歐聯杯中,對拉齊奧破門的約維奇這樣自豪的跟我說,一邊說著一邊喝了口Lakia白酒配蘇打水,又給我加了兩片煙燻香腸和乾酪。


U19塞超聯賽的隊伍訓練


塞爾維亞的香腸和乾酪其實我一開始都是吃不慣的,就像我第一次面對面看到U19塞超聯賽梯隊訓練的時候,也充滿了不解,那就是他們的訓練節奏非常快。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些壯實的斯拉夫球員們玩起花活來一點都不比南美的球員差,拈花腳和馬賽迴旋在訓練時玩的飛起,身體的衝撞也著實是拳拳到肉。


克魯伊夫說過,足球是件簡單的事兒,但想踢出簡單的足球卻是件困難的事兒。塞爾維亞的青訓理念就是:大道至簡。


基於斯拉夫球員優異的身體素質,雖然將比賽節奏提快,但這並不意味著對於技術的摒棄,因爲高速中的傳遞和滲透是基於每個人技術的高水平。


亞歷山大舍瓦茨的U17梯隊


足球之於塞爾維亞人是什麼?答案可能讓人們大跌眼鏡,在我和他們的溝通當中,足球並非是如同信仰一樣高高在上的存在,更多的時候是像每天早餐午餐後,街邊咖啡館的咖啡和冰淇淋。每家的味道都不一樣,環境也是差異巨大,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小點心,卻也沒有那麼嚴肅而死板。用認真的態度,來做一件相對來說隨性而又自在的事兒,同時要保證自身的特色。


提前看到了我的退休生活


兩個月的時間裡我分別在一個塞甲俱樂部和塞乙俱樂部進行學習和生活,面對了很多兩國對於足球理解的差異。簡單而認真是我最大的震撼。從體育訓練到運動理療康復,俱樂部的辦公地和私立診所理療中心的外表都是那麼的其貌不揚。可一旦走進去,草皮的質量、更衣室的相關配備、醫師的相關資質證書、各類醫療儀器和價目表都是一清二楚的。


你以爲這兒啥都沒有,其實他們早就準備好了一切。這就是他們爲什麼經常說那句話,「不要著急,都會給你安排好的。」


塞乙聯賽的對抗也很激烈


在和我的好朋友教練Vladimir溝通的過程中,他給我展示了他所看重的individual skill。中國的年輕球員(U16-U21)在踢球的時候,最大的問題是很多人並不敢於擡頭踢球,更願意低頭看著自己的腳下。


這可能是源於之前的國內訓練比賽習慣,也可能是面對身材速度都明顯快過自己的東歐球員時顯得不那麼自信,總會不由自主地想多看看腳下,觀察場上的迅速變化和大局觀的視野就會慢下節奏。節奏跟不上並非完全的身體差異,更多的是思維跟不上身體,這是非常現實的一個問題。


Vladimir帶我看了當地的五人制聯賽,白天在俱樂部帶一隊和梯隊教練晚上成了五人制比賽的職業球員,他們會通過五人制的方式來鍛鍊一下個人的細節小技術,也算是用這種方式來保持自己的體能狀態。



其實在當地,除了塞超的球員以外,不少球員都需要做一些其他的工作。上午在咖啡館、下午兩小時足球訓練、晚上可能開會UBER,這並不誇張。沒有說球員不能做兼職,當地的經濟並不是很好,所以多賺點兒也很容易理解的。


球員兼職也不代表他們的日常訓練不職業,兩小時的訓練結束後,很多球員的真實感受就是:兩條腿如同灌了鉛一樣難受。職業球員對於飲食攝入和日常休息都是很重要的,一些來塞爾維亞訓練的中國球員跟我溝通時說,這裡的訓練看似每天都一兩個小時,但是強度很大,訓練後必須好好休息。


當地的教練Dobro也跟我說,不同的年齡段,每兩場比賽之間的相隔時間要有明確的限制,以確保球員不會在年輕時被過度使用「讓每一場青年球員的比賽都變得至關重要而且有意義,那就不能在短期內打上過度的比賽。一個月3到5場比賽是最理想的模式。」。


道理人人都懂,但當我聽到國內U17球員在8月份打了18場比賽的時候,自己很難和當地的同行們解釋。


塞爾維亞隊長


同樣難以解釋的事情就是那個55人的國家集訓隊吧。難以解釋並非在於找不到合適的詞語來翻譯,而是在於我很難用他們所能夠理解的方式來解釋這樣的一個集訓營。雖然塞爾維亞也曾經是舉國體制的東歐社會主義國家陣營里的中國鐵兄弟,但這一代的塞爾維亞人明顯更加西方化和現代化。所以,是否要跟他們說說歷史書呢?


當地一種有有名的肉類食品,叫做CEVAP(切瓦皮),是一種融合了牛肉、雞肉、羊肉的混合型肉類,可以被做成各種各樣的形狀,肉餅和肉條狀最爲常見。當地的中學生見到我的時候聊了會我們愛吃的食物,高中男生們好像都很喜歡吃這樣的肉類。至於我,好吧,我更喜歡吃純粹的牛排雞肉和小羊腿。


我的好兄弟Micky


之後我的另一位好友Milan Nicknic 跟我說到了關於青少年球員體能訓練的事兒。在他看來,其實球員在18、19歲之前不需要刻意的健身房訓練,因爲在青年球員的身體成長發育成熟之前,過早的力量訓練會降低球員的柔韌性和未來的發展上限。「他們不應該成爲牛或者羊,他們要成爲cevap,有牛的一面也有羊的一面,你能理解麼?足球不應該是球員們所接觸的唯一運動」。


相對於純粹的體能訓練,Milan說,當地的球員更喜歡用籃球、網球、游泳、自行車等運動來作爲足球以外的輔修項目。這些項目的目的在於能夠讓球員開發身體的其他部位,同時這也是一種很好的體能儲備方式。


跑圈加健身房的體能儲備其實已經不是那麼先進的訓練方式了,足球不是機械式的有氧運動,足球是需要創造力的


足球選手也能灌籃


聯賽的構建在塞爾維亞來說是重中之重,雖然塞超聯賽因爲當地經濟和人口的因素並不是那麼的世界聞名,但他們的塞超U19聯賽卻是異常激烈的,也正是因爲如此,他們才有一羣青年才俊在20、21歲的時候就離開巴爾幹,一路西行去挑戰西歐


完善的青訓聯賽體系,讓更多的青年才俊在歐洲各個級別的U字號大賽中脫穎而出,這也就是爲什麼在這篇文章的開頭,我們能夠看到他們近五年國際青年大賽的驕人戰績。中國人已經十多年沒打世青賽了,對於他們取得的成就,我只能是羨慕。


游擊隊的紀念品商店


茲雷尼亞寧市政廳


塞爾維亞國家隊在歐洲國家聯賽當中只排了第三檔。因爲經濟的原因,更多的塞爾維亞球員還是重視自己在五大聯賽的成長空間。球員們分散在各個不同的聯賽,也讓他們缺少時間磨合隊伍、統一打法。即便是這樣,他們今年依舊參加了世界盃,在這個賽季的歐洲國家足球聯賽結束後,他們也很有機會升上到第二檔。


茲雷尼亞寧天主教堂

這算是一篇流水帳,有生活、有足球。我非常喜歡塞爾維亞的生活,小國寡民、安靜自在,各種款式的咖啡、啤酒、香菸都很贊。到處都能找到運動場,國家隊的所有比賽都是全民關注,雙休日永遠都有Party,吃飯時還能偶遇地方市長,一起把酒言歡。



塞爾維亞的足球哲學,沒有祕密、保持耐心、等待十到二十年的成長,千萬不要揠苗助長,更不要給球員過早灌輸職業想法,一切順其自然,就能有收穫。


如何更方便的在衆多帳號中找到圈哥呢?

按照下面操作只需三步就可以啦!

點擊下面藍色字,獲取更多資訊

探祕海南足球青訓:優秀的教練=成功的開始

足球教育應該從瞎踢開始 | 張路專欄

寸土寸金之下,香港足球啓示錄

中超冠軍,74歲徐根寶送給中國足球的禮物

長按識別二維碼 關注我們

點擊 「閱讀原文」 進入生態圈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