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剖腹產的孩子容易發胖,免疫力也不強?

      爲什麼剖腹產的孩子容易發胖,免疫力也不強?已关闭评论

本文轉載自公衆號 「把科學帶回家」 
微信號:steamforkids


作者 Ruairi Robertson 是哈佛大學福布萊特學者、微生物學家。



你有幾個腦子?


被問到這個問題,你肯定會發笑。每個人只有一個腦子啊,就是每個人頭頂上的那個1千克多重的器官啊。


說來你會不信,我們都有第二個大腦,它碰巧也是1千克多重。它,就是我們的腸道里的人類微生物羣系(microbiome,包括細菌,病毒,原生動物等)


實際上,你身體中90%的細胞都是腸道里的細菌,真正屬於你自己的細胞只占10%,說你是個細菌人一點也不過分。


腸道和大腦的關係親著呢,它會影響我們的感受,也很可能是現代多種流行病(如糖尿病和肥胖症)的關鍵一環。要知道,我們的腸道通過迷走神經與大腦相連,我們的腸道里也有數千萬神經細胞。


迷走神經示意圖(黃色),它連接著腸道和大腦。


我們身體裡的許多神經遞質(神經細胞之間傳導信號的物質)也是在腸道里產生的,如血清素(serotonin)。血清素是一種天然的抗抑鬱藥,90%的血清素來自腸道,只有10%來自大腦。


顯然,以腸道爲家的這1千克微生物,有多種渠道能夠影響我們的身心。



腸道微生物羣系的影響力有多大呢?


舉個極端的例子。如果小鼠的腸道充滿弓形蟲(Toxoplasma gondi)這種原生動物,那麼它們就會不再怕貓,貓甚至會對它們產生迷之吸引力。




那麼,「第二大腦」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長出來的呢?


我們所有人人生的前9個月都是在媽媽的肚子裡度過的。母親的子宮是一個無菌室,當你還是個胎兒的時候你沒有鄰居,一人獨處一室。


當你出生的時候,通過產道的你突然被糊了一身的微生物。這些微生物是你媽媽給你的禮物。正是這些微生物在你的腸道里生根發芽,最後成爲了你的「第二大腦」的重要組成部分。



你的第二大腦的生物多樣性和亞馬遜雨林一樣豐富,這些微生物行使著各種不同的功能,比如消化某些食物,生產人體必需的維生素和激素,對藥物和感染作出反應,控制你的血糖和膽固醇水平等等。


換句話說,第二大腦和許多疾病有關,如肥胖症和糖尿病。




先來看看一個著名的案例。


1845年,一個叫做埃黎耶·埃黎赫·梅契尼可夫(Ilya Mechnikov)的俄國男孩出生了。梅契尼可夫從小就對大自然很感興趣,8歲的時候他把後院裡的所有生物都記錄了下來。


埃黎耶·埃黎赫·梅契尼可夫


長大後,他發現了吞噬細胞(phagocyte),這種細胞在人類免疫系統中發揮著巨大的作用。梅契尼可夫因爲這個發現獲得了1908年的諾貝爾獎。但是他的另一個更偉大的理論在他生前卻並沒有得到重視。


梅契尼可夫在1892年的時候就發現了腸道微生物羣系的功能。


當時,他正在法國巴黎做研究。那年法國爆發了致命的霍亂,死了很多人。來自戰鬥民族的梅契尼可夫決定,研究霍亂的最好方式就是自己喝一壺霍亂弧菌的濃湯試試(霍亂弧菌怎麼來的你不要細想)。


霍亂是由霍亂弧菌引起的。


就這麼幹了一壺以後,神奇的事發生了,他沒有染上霍亂。梅契尼可夫又找了一個同事也幹了一壺,他的同事也沒有染上霍亂。



好吧,梅契尼可夫又叫了個倒黴的志願者來喝霍亂湯。這傢伙終於染上了霍亂,奄奄一息。


梅契尼可夫非常激動,開始對三個人的便便進行研究。在顯微鏡下,他發現人類腸道里的某些細菌可以促進霍亂弧菌的生長,而一些則有抑制作用。梅契尼可夫因此提出,微生物羣系對人體的健康非常重要,它們可以幫助我們預防和抵抗疾病。


可惜的是,當時的主流學說卻認爲,細菌都是有害的,人類腸道就是個毒藥罐子,要把細菌都消滅才好。當時的醫生甚至會切掉一些胃腸道不適的患者的腸子。


1916年,梅契尼可夫去世,他的思想也就隨之沉默了。10年後,抗生素被發現,接下來就開始了抗生素濫用的百年歷史。人們的腸道雨林變成了荒漠。



與此同時,剖腹產也流行了起來。剖腹產和自然分娩不同,新生兒不會得到母親產道微生物的「洗禮」。母親身體裡的這些細菌,原本是演化爲北鼻的健康提供的配套 buff。但現在,他們剛接觸世界時遇到的第一批微生物卻並不是來自母親的有益饋贈。


如今在美國新生兒中,三分之一的人是通過剖腹產出生的。2006年,我國東南部地區的剖腹產率是20%。


而包括2015年發表在《英國醫學雜誌》(The BMJ)上的多項研究顯示,和自然分娩的孩子相比,通過剖腹產出生的孩子日後患上肥胖症、哮喘、炎症性腸病或其他免疫缺陷的可能性會增加至多25%。




直到現在,人們才開始意識到梅契尼可夫或許是對的。


想要讓我們的身體健康,也必須要讓我們的第二大腦健康。未來的醫藥或許會把腸道健康至於首要位置。


在我曾經工作過的愛爾蘭APC微生物組研究所(APC Microbiome Institute),我們發現下面這些食物對人的腸道有益,它們能促進腸道有益菌的生長。


對腸道有益的食物:全穀物、蘋果、青蒜、洋蔥、大蒜、香蕉、綠茶萃取物等。

@Ruairi Robertson



了解剖腹產對北鼻微生物羣系的不利影響、不要濫用抗生素、多吃一些對腸道微生物羣系有益的食物,就是保護我們的第二大腦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