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淪爲二流角色對大國不利?或應幫助其挺過同時爆發的3個危機

      歐盟淪爲二流角色對大國不利?或應幫助其挺過同時爆發的3個危機已关闭评论

  多年前網吧還流行的時候,遇到機器故障找機修,機修往往不耐煩地來一句「重啓」。現在的歐盟似乎就應該關機重啓。11月24日,民衆湧上法國香榭麗舍街頭進行大規模示威,此後連續2個周六都延續了抗議,成爲法國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暴力事件。11月25日,3艘烏克蘭艦艇硬闖刻赤海峽,結果遭到俄方強力攔截和扣押。12月10日,英國首相特雷莎-梅緊急叫停原定於12月11日的脫歐投票,原因就是擔心遭到壓倒性的否決。接著她就跑到德國向默克爾求助。歸根溯源,這3件大事似乎都屬於意外,可意外中蘊含必然。探客分析,這個必然就是歐洲淪爲二流角色。

  在前往阿根廷參加二十國集團峯會途中,默克爾的專機發生故障。「德國一號」出現這種丟臉的事,仿佛是歐盟未來地位與前途的一個隱喻。作爲五極之一,歐盟已經自顧不暇,越來越呈現破碎地帶的特徵:

  1、歐盟將進入「無核心時期」?

  現在的問題是,已經沒有一個國家足以充當歐盟的核心。由於默克爾去意已決,提前進入看守狀態,短期內能夠扛起「歐洲一體化」、「反對民粹」這2面大旗的恐怕只有馬克龍,但法國已經自顧不暇,不僅無法追求所謂的減排目標、影響世界格局,甚至在未來數年都無法平息點著火藥桶的後果。



  經濟的持續不景氣、福利包袱過重、中低收入羣體購買力下降、難民危機等等矛盾糾纏在一起。法國迫切需要改革。馬克龍的本意與出發點是好的,譬如說「不養懶人」,結果所謂改革卻在相當程度上損害了養懶人的勤苦人,引發劇烈的社會動盪。

  12月6日,法國總統馬克龍還是讓步了,放棄在2019年1月1日上調燃油稅的計劃。顯然,他希望能夠藉此平息「黃背心」運動。但這種安撫並未讓壓抑許久的民衆放棄抗爭。一些深諳當局如何耍手腕的「黃背心」表示,愛麗舍宮已經習慣右手給好處,左手卻加倍收回。

  12月10日,馬克龍又發表電視講話,送出姍姍來遲的「禮包」,包括將最低工資標準上調100歐元、加班費免稅、取消對貧困人口的徵稅等等,試圖平息不滿浪潮。而民衆又乘勢提出「要麵包不要麵包屑」的訴求。

  迄今爲止,抗議活動已經讓零售業至少損失11億美元,酒店業、批發業的營業額驟降40%。法國第四季度本已可憐的經濟增長率很可能從0.4%降到0.2%,完美的「腰斬」。馬克龍的支持率降至18%的新低。馬克龍一直追求在國際舞台發揮大國作用,可民衆關心的是柴米油鹽,對此不僅無感,而且厭惡。以現在的形勢,能夠穩定住國內都是個艱巨的任務,馬克龍恐怕很難再充當歐盟的舵手。

  2、由於烏克蘭問題,歐盟與俄羅斯的矛盾有激化的傾向

  鑑於北約和歐盟都拒絕出兵力挺,烏克蘭方面似乎感覺遭到了背叛,於是下了一劑猛藥,似乎打算試試「按鬧分配」到底靈不靈。烏克蘭方面在12月7日揚言要再次派出軍艦「強闖」刻赤海峽。爲了預防不測事件的發生,俄羅斯加速在克里米亞增兵。4架伊爾-76運輸機飛抵占伊科空軍基地,運送了重型裝備。第4個S-400地對空飛彈系統已經開始運轉。俄羅斯還向黑海東北部港口新羅西斯克派駐了精銳部隊——在敘利亞參戰的第76近衛山地空降師。



  12月8日,烏克蘭方面表示有能力重新製造核武,包括可以使用的核彈頭,擁有相關技術儲備、人才和必要財務支持,而且爲了核武也不懼國際制裁。整整24年前,烏克蘭與美俄英等國簽署了「布達佩斯備忘錄」,同意自廢武功,放棄核武。12月10日,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簽署文件,宣布終止「烏俄友好條約」。俄方則「痛心疾首」地表示「俄烏人民情同手足,基輔當局的決定是輕率的。」耐人尋味的是,也是在12月10日,烏克蘭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續簽規模爲150億人民幣的雙邊本幣互換協議。本該是歐盟出現的位置,由一個大國填補了空缺。

  烏克蘭方面似乎記起當初分家時自己一度也是「全球第三大軍事強國」,現在卻混得這麼窩囊。爲了爭這口氣,烏克蘭不惜把歐盟也拉下水。法國的危機,是基輔的機會。烏克蘭方面指責俄羅斯是幕後黑手,用齷齪的手段破壞法國的穩定,進而瓦解歐盟。基輔方面還拿出了證據:2名在巴黎街頭參加示威的「黃背心」舉著烏克蘭親俄武裝的旗幟。英國方面也配合烏克蘭,聲稱俄羅斯利用社交媒體傳播相關訊息,給法國方面添麻煩。面對烏克蘭和英國的指控,法方拒絕發表評論。

  俄羅斯則指責烏克蘭與英國是挑撥離間,目的就是把水攪渾,敗壞莫斯科的聲譽,利用法國的內亂從中漁利。俄方直接把烏克蘭和英國歸爲「失敗者聯盟」,還自嘲「只要西方國家發生點什麼事,就應該讓俄羅斯背鍋。」探客認爲,話雖這麼講,但很難排除法國對俄方的懷疑。歐洲與俄羅斯的關係再次蒙上陰影。

  3、美國不再願意與歐盟攜手合作,各顧各成爲趨勢

  歐盟曾經幻想與美國一起在經貿領域合作,但美國沒有與歐盟聯手的意思,反而對歐盟表示蔑視與仇恨。歐洲議會議員Kofod在2017年底與美國負責商務的部長Ross共進午餐時提出一起對付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Ross的回應卻令歐洲人大吃一驚:「你們和他們一樣壞!」當然,Ross此後還澄清:「他們都在口頭上支持自由貿易,實際上卻別美國更加重視保護主義!」美方的表態,等於是一巴掌糊在了歐盟的臉上。

  蓬佩奧12月4日公然在歐盟總部——這個最支持多邊主義的城市——貶低和攻擊多邊主義,歐盟卻無可奈何。既然搭著由美國提供的「安全順風車」,歐盟其實是拿人家的手短。美國在西方集團內部號召各個成員警惕「大國崛起」,白宮卻不擇手段謀求狹隘的利益,這令歐盟既不滿又矛盾。

  在對抗「美國優先」方面,陷入內憂外患的歐洲已經靠邊站,其作用可有可無。無論在鋼鋁關稅還是伊核問題上,歐盟儘管非常不滿,但在行動上卻顯得有心無力。反觀中俄,則給予美方一種有力的回應,積極打造跨境銀行支付體系,擺脫美元的束縛,猶如釜底抽薪。從歐元的出世再到努力創建「歐洲軍」,歐盟一直在努力尋找自身定位,可惜各種設想往往無果而終。



  對美國來說,歐盟越破碎對其越有利,這樣就能更好地利用北約來控制歐洲,避免一個統一的歐盟威脅自身地位。對俄羅斯來說則是有利有弊。而歐盟如果僅僅成爲一個名詞,恐怕對新興大國最爲不利,缺少一個牽制美國的力量,壓力自然會轉移到西太平洋。更何況,美國如今在高科技領域的封鎖越來越嚴,如果沒有歐盟這扇窗戶,未來發展的成本或越來越高。經貿問題可以通過協商來解決,肯定的是,衰落的歐洲會打擊外貿出口。不能指望俄羅斯起到牽製作用。莫斯科的每個行動都是爲了擴張,都是爲了恢復前蘇聯時期的勢力範圍和榮光。現在西方並沒有心思去真正制裁俄羅斯。維持一個完整、不服從美國且重視商業利益的歐盟,比一個破碎的歐洲更符合大國利益。(完)


  註:本文系「海外探客」原創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