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宰相當著皇帝的面吵架,皇帝:你們都別幹了,回家閉門思過

      兩位宰相當著皇帝的面吵架,皇帝:你們都別幹了,回家閉門思過已关闭评论

自古以來,國人都非常好面子,也就是所謂的自尊心,對於古代帝王來說,大臣可以指責他的過失,但也要把握好分寸,如果一點面子都不留,徹底惹怒了皇帝,連後悔的機會都未必有。唐朝名臣蕭瑀和陳叔達,同時以尚書僕射(宰相)的身份輔政,兩人居然因當著唐太宗的面爭吵不休,結果均被罷免官職。

關於陳叔達的平生經歷,筆者以前曾專門寫文章介紹過,想必大家對他都有所了解,就不再過多闡述,主要聊一聊蕭瑀。蕭瑀的高祖父是梁武帝蕭衍,所以他爲正兒八經的皇室出身,未滿十歲就被封爲新安王。隨著後梁滅亡,年少的蕭瑀來到長安,跟著姐姐蕭氏生活。

蕭氏是當時晉王妃(楊廣的妻子),因姿色出衆深得晉王寵愛,既然小舅子來了,楊廣肯定不會怠慢,各方面照顧周到,並請名師悉心培養蕭瑀。楊廣即位後,蕭氏被冊封爲皇后,已長大成人的蕭瑀當上內史侍郎。雖然蕭瑀職位不算太高,但朝廷大臣也要給他面子,畢竟國舅的身份在那擺著。

隋煬帝連年征戰,且越來越驕奢無道,性格耿直的蕭瑀實在看不下去了,苦口婆心進行勸諫,希望皇帝及時醒悟。隋煬帝氣憤不已,幸好有姐姐蕭皇后照著,否則以隋煬帝的脾氣,蕭瑀就算有十個腦袋也保不住。李淵稱帝後,給蕭瑀寫了一封親筆信:「瑀弟胸懷萬機,才智過人,請速來京師,共輔社稷。」

爲何李淵稱他爲「瑀弟」呢?要知道,李淵已是大唐皇帝,身份何等尊貴,絕不會輕易跟別人稱兄道弟。原來,蕭瑀的妻子是李淵的表妹,按照這層關係,李淵喊他弟弟一點問題都沒有,李世民得叫蕭瑀一聲姑父。隋朝已亡,既然表哥李淵誠心邀請,蕭瑀沒有理由端著架子,居家遷到長安城。

另外,他給李淵獻上一份厚禮,將手中的兵馬全部交由李世民接管,因此直接被封爲戶部尚書,李淵在位期間,蕭瑀的職位基本未變動過,直爽的性格也沒有改變。等到唐太宗登基,把姑父蕭瑀提拔爲尚書左僕射,跟陳叔達的地位等同。

二人能力相當,且都是剛正不阿之人,一旦對於某事觀點不一致,就會不分場合爭論,誰也說服不了彼此。有一次上早朝,蕭瑀和陳叔達又開始互懟,根本停不下來,唐太宗出言相勸都沒用,感覺他倆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當場擬一道聖旨:「蕭瑀、陳叔達身居相位,然言語失態,皆有對皇上不恭之罪,一併罷免所有官職,回家閉門思過。」

皇帝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告訴二人:你們都別幹了,回家閉門思過,好好改一改暴躁的脾氣。不久後,蕭瑀又重新被任命爲宰相,不過幾個月後再次被罷免,循環往復,一生六次擔任大唐宰相,在歷史上都非常罕見。

即便如此,唐太宗仍然讓蕭瑀入位凌煙閣,還專門爲他寫了一首詩: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勇夫安知義,智者必懷仁。

參考資料:《新唐書 列傳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