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丨老兵新將,多元「混戰」的賀歲檔,誰將主沉浮?

      聚焦丨老兵新將,多元「混戰」的賀歲檔,誰將主沉浮?已关闭评论

近期,周星馳的電影《新喜劇之王》宣布定檔大年初一。從目前已經定檔的影片來看,19年賀歲檔也將是一場鏖戰。

 

類型多元 喜劇電影仍是主流


圖片來自「博望四季影城」

通過圖表我們能夠看出,有八成左右是喜劇電影。除了喜劇電影,我們也看到其他類型電影的身影。根據劉慈欣同名小說改編的科幻電影《流浪星球》。



現實主義風格較爲強烈的電影《忠愛無言2》,嚴肅冷峻的港片《廉政風雲》也將與觀衆見面,香港警匪片定檔賀歲並不常見。


通過已經公布的賀歲檔電影我們能夠看出,今年的賀歲檔和往年一樣,依然是喜劇電影的天下,而通過回顧今年的喜劇電影市場,我們或許可以管窺2019年春節檔喜劇電影情況。


回顧截至目前已經上映的喜劇電影,兩極分化的現象讓我們以一種更爲審慎的態度,去看待今年的喜劇電影市場。國慶檔上映的《李茶的姑媽》原本預測具有20億實力,但在上映31天後,總票房爲6.02億。而開心麻花在去年國慶檔上映的《羞羞的鐵拳》,最終收穫了12億的票房。



今年暑期檔的《西虹市首富》則是有了15億票房的好成績。通過同比和環比我們能夠發現,今年的喜劇市場呈現出兩級分化的現象,而這也就意味著,賀歲檔喜劇片雖然數量較多,但是仍然難在票房和口碑方面有所保證。



饒是如此,一大波小成本電影也打算在賀歲檔爭取到一點機會。據「一起拍電影「報導,《雲南蟲谷》《大人物》《八個女人一台戲》等處於待定檔狀態的影片,都準備擠進賀歲檔。



大量待定檔電影充斥賀歲檔,很有可能導致賀歲檔出現過度飽和的問題,而在賀歲檔激烈競爭的過程中,真正能夠贏得票房、口碑雙豐收的電影又會有幾部?大量電影被淪爲炮灰也不是不可能。


老兵新人齊賀歲

而在陣容方面,則是老兵新將齊上陣。成龍主演的《神探蒲松齡之蘭若仙蹤》就將在2019年賀歲檔上映,我們難以記清這是成龍第幾次出演賀歲檔電影了,不過,鮮少出演古代片的成龍這次也算是有不小的突破。



同樣的,周星馳也算是春節檔喜劇電影的常客,但從2016年《美人魚》 的33.92億。 2017年《西遊伏妖篇》 的16.56億。情懷還能被消耗多久,這或許在《喜劇之王2》上映之後,才能獲得答案。



此外,儼然票房擔當的沈騰一人就有《瘋狂的外星人》和《飛馳人生》兩部電影定檔春節。電影新人 馮女郎鍾楚曦也將在賀歲檔電影中與觀衆見面,以及去年賀歲檔黑馬《紅海行動》的主演之一黃景瑜,更是「二戰「賀歲檔。



除了個人征戰賀歲檔,開心麻花作爲一個團體,不僅成爲了近幾年高質量喜劇電影的主要輸出團隊,更是在三大黃金檔都看到了其身影,黃才倫主演的《日不落酒店》就已經定檔春節。


 

幾家歡喜幾家憂 


現實主義題材逆襲,喜劇失靈、大明星失靈,統觀2018年的電影市場表現,這讓賀歲檔的市場預估變得撲朔迷離。以國慶檔爲參照標準,針對今年國慶檔集體啞火的現象,清華大學教授尹鴻表示:「國慶檔期的票房反應的是電影的品質和面相,上映的幾部電影都撐不起主流市場。


主流優質內容的缺席是硬傷。」 由此可以看出主流優質內容存在的價值和意義,不僅僅在於主流電影自身能夠獲得高票房,對於黃金檔市場的拉動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話題之作缺失的最終結果是市場動力不足,黃金檔期啞火。

放眼賀歲檔,似乎很難說,哪部電影贏面最大,所謂的主流優質的內容或許也是缺位的。 主流作品缺位難以帶動市場之外,票補政策的取消同樣,殺了部分觀衆的觀影熱情。

相關分析指出,今年國慶檔市場的活躍度要遠低於去年,國慶檔大盤能力釋放受限,即與取消票補密不可分。



但不論如何,負面新聞定會對電影造成一定的影響。 2017年,《情聖》以1.71億票房拿下了元旦檔票房,並最終獲得6.59億票房。本被外界看好的《情聖2》可能會因爲兩位主演(白百合/吳秀波)的負面新聞而受到一定的衝擊。


通過電影情報處的對於近年來賀歲檔影片的統計,我們可以看出,自2013年開始,每年的賀歲檔影片都在走下坡路,而2017年的《前任3》《芳華》雖然讓整體局勢有所回升,但是並沒有回到2011-2012年的水平。


回顧今年電影市場,十月份的國慶檔,沒有拯救今年的電影寒冬,原定於2018年達成的600億目標也變得越來越來艱難。而依靠進口影片度過的11月則是以37.33億元收尾。


離2018年結束還有最後的一個月,而600億的目標,也讓今年的電影市場變成了「寄希望出發,載失望回來「的一年,但無論最終的結果如何,作爲觀衆,我們仍舊希望2019年的賀歲檔能夠帶給我們驚喜,給2019年我國電影市場開個好頭,揚帆再啓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