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容簡直要跪著看!滿臉褶子也擋不住演技的魅力啊

      這陣容簡直要跪著看!滿臉褶子也擋不住演技的魅力啊已关闭评论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文章,請設「置頂」哦~ 

點擊上方「東邪西媚」→ 點擊右上角「…」 → 點選「設爲星標 ★ 」

天涼了,好多娛樂活動都開始失色,唯有追劇永遠是被窩的好伴侶啊!

只可惜國產劇中能激發吐槽火氣的爛劇常有,優質佳作卻難得,總會讓人落入劇荒的困境……

沒想到在2018年最後這段時間,趕上末班車的新劇中卻不乏誠意之作,昨天剛剛開播的《古董局中局》就給了不少觀衆一個驚喜:

比夏雨X喬振宇這對新鮮組合還更讓人眼前一亮的,是同框就已經風起雲湧的黃金配角陣容,以及尊重咱們智商的利落劇情。

好看、節奏緊湊、一環扣一環,還一口氣放出了十二集!簡直是養生道路上的一大阻礙吶,看看有多少人忍不住熬了夜?

作爲一部懸疑劇,沒什麼殘忍血腥的大案命案,也沒窮凶極惡的兇手犯人,而是選擇了「古董」這個少見的題材來講,不按套路出牌,卻帶來了意料之外的緊張刺激,一個字,爽!

細節問題也有,不過總體來說就目前看到的用心程度,算是沒有辜負官宣時就令大家(包括原作本人2333)都翹首以盼的「神仙陣容」吧。

——我是神仙配置的分割線——

話說之前國內專注古董題材的戲真不多,更多的是鑒寶相關的綜藝節目。這次將古董和懸疑兩個元素結合起來,不僅增強了古董的神祕感,而且也是一種全新的風格。


故事講述的是一宗橫跨了幾十年的「佛頭案」。在古董行當里,「五脈」代表著的是權威,由掌握著鑒寶絕學的幾個世家組成。



幾十年前,男主的爺爺許一城因爲把一尊價值連城的武則天明堂里供奉的佛頭賣給日本人,被以叛國罪處決。(開場就看到潘老師領便當,心痛。)「五脈」之一的許家也就此沒落。



男主的父親許和平也被打上「漢奸兒子」的標籤,最終遭到迫害死去。年幼的男主許願目睹了自己父親的死亡。



長大後的許願一心想遠離古董行當的紛爭,只想專注自己的小生意。



但這時,日本方面提出要歸還佛頭,並指名要許家後人親自完成交接儀式。許願終究還是被捲入了這個案件當中,多年前佛頭案的內情也逐漸浮出水面。



《古董局中局》改編自馬伯庸的同名小說,既然是馬親王的本子,那故事的精彩程度還是有所保證的,一片好評中,情節緊湊、氛圍渲染到位、演員演技在線等等都是關鍵詞。


不過改編向來都是吃力不討好的差事,一大批原著粉正拿著放大鏡準備把劇的里里外外全都檢閱一遍。何況馬伯庸本人也是個非常認真的觀衆,看了一集就寫下千字觀後感,細數劇的好與壞。



馬伯庸的觀後感還是挺客觀的,句句都戳在書粉的點上,劇情中主角人設的變動引起了一些爭議:



有觀衆不能接受第一集中男主賣假貨的劇情,因爲在原著中,男主許願的原則就是不賣假貨,這是貫穿始終的信念。



但改編作品追求的本來就不是對原作逐字逐句的還原,如果改動的部分能讓戲劇衝突更強烈,故事更精彩,那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而《古董局中局》的改編就是屬於恰到好處的那一種。


根據劇方的考量,如此改動是爲了契合許願藏拙避事的人設,和第二集中許願出手爲路人鑒寶解圍形成強烈對比,更突顯個性。



馬伯庸把接下來幾集看完後,也發出了「真香」預警,改變了對許願人設改動的看法。



劇情之外,劇的打光調色也十分有質感,很有復古感,十分貼合故事本身的氣質。


在古董題材里,出場古董的好壞直接決定拉低還是拉高作品的品味。好在製作組是個明白人,該下功夫的地方肯定沒倦怠,出場的古董們質感都不錯。


劇里對鑒寶理論也解說得頭頭是道,



劇中鑒寶手段也因人物性格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可見劇組的用心。男主許願表面上是個平庸的混子,但實則繼承了家族的鑒寶祕訣,鑒寶手法比較傳統、老道。



喬振宇飾演的藥不然是個出身世家的「海龜」精英,他的鑒寶手段更偏向於對各種高大上科學技術的應用。



古董行當的專業術語更是信手拈來,劇組還很貼心地在旁邊附上了這些名詞的科普,方便觀衆理解。



但有些細節做得還是不夠到位。比如鑒寶行業的「器不過手」,意思就是在交接一個寶貝的時候,要先把物品放桌上,再拿起來,絕不能直接傳遞。劇里有時卻把一件寶物遞來遞去的。



還有許願的鑒寶手法,夠有特色夠搶眼,只是帥歸帥,這麼拋來拋去難免讓人擔心會給摔了……



不過這都是小細節,不影響劇的整體質量。故事主線雖然非常清晰明了,就是圍繞著佛頭案展開。但其中牽扯到的各方勢力很多,這就爲劇的節奏把握提出了很高要求。


《古董局中局》只有短短36集,這個長度在一衆動輒七八十集的國產劇里簡直是清流,可想而知劇情節奏有多快。


有想探清當年案情的人,就有想阻止真相曝光的人。幾股勢力對於案件線索的追趕和爭奪,真的看得人慾罷不能。

上一秒還好好坐在屋裡對案件仔細分析,抽絲剝繭,十分燒腦。


下一秒就上演飛車搶奪證物大戰,驚險刺激。一環扣一環,一口氣看個十幾集根本不是難事。

除了製作上的精良外,劇里一衆演員的表演也是「神仙過招」。影帝加身的夏雨擔綱主演,逼格和演技齊飛。


出現了短短几分鐘的潘老師存在感也非常強烈,讓人印象深刻。


更絕的是匯聚了一衆老戲骨,比如「和珅大人」王剛老師,


在83版《射鵰英雄傳》里貢獻了最經典的黃藥師形象的曾江老師。


《走向共和》里飾演慈禧的「太后專業戶」呂中老師。


《倚天屠龍記》里飾演「青翼蝠王」韋一笑的劉長生老師。


這個陣容說是「神仙聚會」也毫不爲過吧。在許願與「五脈」大家長們首次會面的一場戲中,就把各位戲骨的功力體現得淋漓盡致。


佛頭案對「五脈」造成了重大影響,但在案件中各家族卻都有自己的目的。消失了的許家後人突然再度出現,各位家長對此態度不一。


曾江老師飾演的五脈會長黃克武,在許家沒落後全盤接手了許家生意,可以說是佛頭案的受益者。見許願進門頭也不擡,聽到介紹沒有微笑還自顧自得吃著,不屑一顧。


王剛老師飾演的藥來,原本若有所思,但還是微笑了下表示友善,很是個會打圓場的人。


呂中老師飾演的沈雲琛看起來最友善和平,但平靜的外表下藏著什麼樣的心思,真是捉摸不透。


劉長生老師飾演的劉一鳴不顯山不露水,只是禮貌地點頭示意。


一桌子的「老狐狸」們表面上都客客氣氣,實則心懷鬼胎,是忠是奸難以分辨,爲故事更添了幾分撲朔迷離的氣息。

要和這麼一羣老戲骨對戲,所以年輕一撥的主角團們壓力不小。女主蔡文靜就顯然有點接不住戲,女主人設是幹練果斷,蔡文靜的演繹稍顯臉譜化。


喬振宇飾演的藥不然玩世不恭,性格悶騷,愛嘚瑟,但配音讓人不太適應,有幾幕戲感覺沒那麼自然。

不過藥不然身上很多複雜戲碼還沒展開,據說後面性格會有反轉,可以期待一下漸入佳境吧。

當然,挑大樑的夏雨還是發揮穩穩的,讓很多觀衆感慨看見了「許願本願」。

——我是處處是戲的分割線——

昨晚剛開播,今天吃瓜羣衆們對夏雨演技衝破螢幕的讚美就已經刷了無數輪:

還沒追劇的小夥伴可能感覺有點誇張,but作爲串聯起多條故事線一堆大大小小謎團的絕對男主,說他的表現直接影響著看整部劇的爽度其實並不爲過。

目前還沒播到重頭戲,不好評判夏雨這回表演的上限在哪,可以放心的是下限顯然不會低,最簡單也最難得的「舒服」二字全程沒掉線。

許願作爲五脈傳人,且背負著父親和爺爺過世之謎那種不顯山不露水的深沉底色他hold得住,「扮豬吃老虎」給自己加上的各層保護色也是活靈活現。

單說第一集,裝傻演「奸商」應付藥不然時,夏雨人前嬉皮笑臉油滑貪財和人後雲淡風輕穩而不躁的反差,那叫一個流暢啊!

轉眼到了危機四伏的五脈飯局上,他立即順勢換了副面孔,僞裝的怯懦侷促:

晚上在街頭路見不平伸張正義,又流露出輕狂自信不怕事的瀟灑一面,表情和肢體感覺都完全像換了個人。

還沒完呢,最後蹲下來溫溫柔柔哄小女孩的夏雨再次突變成了個細心又親切的鄰家叔叔。

不同於真正「精分」那樣戲劇衝突強烈的張力,許願不動聲色間變化的複雜心性乍看沒多麼驚人,可如果真演的缺了幾分味道瞬間就不對了。

台詞同樣值得吹一波!除了情緒和吐字以外,口音也是塑造角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作爲地道山東人,講著滿口利索京腔的夏雨這用心可見一斑。

還有和田中千繪飾演的木戶加奈假扮一對日本夫妻時,他那雜糅日式口音與京腔的蜜汁腔調學得相當絕了。

原著作者馬伯庸今天發的長篇「影評」中,除了爲演技打call外還透露自己創作時就是想著夏雨演「馬小軍」這個北京大院子弟的形象,將他拆分成了「許願」和「藥不然」兩個人。

大部分演員都會有自己最適配的角色範圍,夏雨吧,好像從十幾歲演完《陽光燦爛的日子》開始,在觀衆心中便自帶一身京味十足的混不吝貧勁兒。

輝煌至此的處女作成績,擱今天足夠「事業粉」們吹出幾千彩虹屁不重樣的了,自然也無可避免地會變成身上一個標籤。

他自己也曾經調侃,「可能僞裝北京人僞裝的太久,讓很多人一想到北京題材的戲時,很容易想到我。」

2005年的《獨自等待》,他演一個有一搭沒一搭追求著作家夢想的古董店小老闆。

聽上去和自比「皇城根兒下城牆磚縫兒里一條小蟲」的許願差不離,其實並沒有那身實打實的鑒寶技術,店裡淨賣些奇怪玩意:

電影前半段,夏雨演的「陳文」忙著千方百計追求心中女神,他詮釋起直男式單戀鮮活地恰到好處,有一點可笑又有一點可愛。

夏雨那種特有生活感的表演風格在這部戲裡顯得尤爲真實,說讓不少直男感慨以爲在偷窺自己的生活都不誇張的哈哈哈哈哈

滿臉寫著屬於京城「小炮兒」的自信直白,追女孩時會使出送糖戒指這樣的天真招數,還深深被自己的浪漫感動。

奈何在若即若離的女神面前根本不夠看,一通爽利回嗆讓八八印象深刻,「我不是別的女孩怎麼了,你自認爲做了一件很可愛的事情,我就得瘋狂地迷上你,是嗎?」

至今還有很多影迷心心念念認爲這片子是國內最好的都市愛情片,講的是再普通不過的各自單箭頭三角關係,卻沒落俗套,愛情的絢爛溜走了,就記錄那火花給陳文留下的轉變。

最後那句「要麼好好活著,要麼趕緊死」真是經典,多少癡男怨女每每受了情傷都會再翻《獨自等待》出來重溫,跟著他體味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再往後《尋龍訣》里的「大金牙」也是夏雨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之一,油膩又市儈的倒賣古董販子,膽小貪財還有那麼些病態。

單拎出碎嘴沒個正形的細節看還那熟悉的味道,但整個人物和以往的他相比就real顛覆了。

不光觀衆震驚於他這想都想像不到卻完成出色的戲路,夏雨也開玩笑說本來以爲導演找他是演胡八一呢。

早早就被成功角色定了型的演員多半都會有這樣的顧慮,不願意重複過去的自己,所以哪怕確實如他所說常在「僞裝北京人」,實際各個人物間的對比都特鮮明,根本不會串戲,臉上每個角落全在爲人物服務啊:

但夏雨對「轉型」也沒那麼大執念,之前《西風烈》里他演一個搏命打黑拳的滄桑逃犯,很多報導都稱之爲「轉型之作」,他卻不同意,覺得只是塑造不同角色而已,不代表就不能做以前的自己了。

兜兜轉轉,這回《古董局中局》又把他帶回了「京城古董圈」,又是一個渾然天成卻也令人驚喜的角色,實在很妙。

這些年來,夏雨的曝光度始終和年少成名的高起點不太相稱,大家對他的印象幾乎都是來源於戲,專訪中他提起老被當成北京人這誤會,意味深長:「是電影給了人幻覺,我自己也有了幻覺」。

夏雨是個會把戲變成生活一部分的標準體驗派,很多人應該都聽說過,當初他被選中出演「馬小軍」很大程度上是因爲他和姜文長相神似,要如何在一個毫無表演經驗的孩子身上調動起演技呢?姜文的做法是「浸泡」。

根據他在《一部電影的誕生》中回憶,當年演員定下來後就全部送到了京郊一個部隊汽車團里集訓,要求他們天天聽那個時代的歌、看那個時代的舊報紙、老照片,預先過著片中的生活,甚至切斷了一切對外聯繫。

「等他們回來以後,我發現味兒有了。他們甚至開始下意識地哼那個時代的曲子了。」

夏雨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得到了關於表演的初印象,包括他這回演《古董局中局》受到很多稱讚的標準京腔,也是那會兒跟著姜文找來的北京城老頑主們一點點聊天練熟的。

所以他一直不會吝嗇於爲角色花時間,拍《尋龍訣》前每周都要去潘家園古玩市場體驗生活,觀察古董販子的日常,找古董專家們聊天,整日看80年代的電影給自己製造氛圍,爲「大金牙」設計了老北京南城胡同范兒。

還對自己有個要求,希望每拍一部戲都要據此跟著角色學到點東西,比如08年爲《北風那個吹》苦練的快板技術N久後上節目還是能拿起來就秀:

拍警匪片時經過專業的槍枝訓練、實彈射擊後,達到了在十餘秒時間內組裝完一支槍的專業要求。

這樣的習慣讓夏雨享受表演且擅長表演,但卻也曾一度顯得不合時宜,很多劇組的節奏已經快到不再容得下他全身心投入……

因此並非沒有交出過質量堪憂的答卷,「能混則混」的快餐式拍攝中,他對自己的高要求時常只會等來導演的委婉推脫。

或許正因爲這種有勁沒處使的疲憊,前兩年夏雨「不務正業」得更加徹底了,戲越拍越少,技能點倒是多到讓粉絲感慨簡直是一個人的雜技館……

有關滑雪、滑板、魔術等等的成績大家應該已經聽過太多啦,要是按時下「斜槓青年」的說法來算,他能開展得風生水起的副業不知要幾張名片才夠寫。

比較少人知道的應當是書法和繪畫他也堅持了多年,動和靜這兩個面統統夠極端的。

去年七夕還暗戳戳畫了超可愛的兩隻小熊送給袁泉,哎,有趣的人灑起狗糧來竟都是如此清新脫俗。

就是苦了影迷,生活豐富到好像一天有48小時,偏偏就是低產就是不接戲,這可怎麼辦呢?

還好,正如今年聽了太多次那句「好演員的春天來了」,夏雨終於回歸了電視螢屏能一次出現個三四十集,也終於遇上了回歸抱著誠意耐心打磨那樣「舊式節奏」的劇組。

年初的《莫斯科行動》口碑不俗讓大家看了個爽,現在這部《古董局中局》也是剛開播就驚艷了一把,真心期待後面也能保持質量別掉鏈子,讓我們展望展望好劇的春天吧~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文章

歡迎掃碼關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