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被日本高中聯賽刷屏?不妨探究「雙軌制」足球少年養成祕訣

      年年被日本高中聯賽刷屏?不妨探究「雙軌制」足球少年養成祕訣已关闭评论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添加星標留住圈哥

這幾天,全日本高中足球大會的舉辦再次在國內足壇颳起了一陣旋風,日本的青訓,人才培養乃至一級一級的體系讓中國足球人羨慕不已。


今天,生態圈也想管中窺豹,探究日本足球如何用「雙軌制」打造人才培養的金字塔,像工廠流水線一樣源源不斷的產出足球人才。

文/ 葛 思文  編輯/ 郭 陽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日本高中足球大會。這幾年,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媒體人和教練員們抱著朝聖、探究,抑或是學習的心態遠赴東瀛,看著一批又一批的日本16、17歲的孩子在綠茵場上揮灑汗水,奮勇拼搏。

而每個見到日本高中足球聯賽的人,都在無限慨嘆其聯賽的生命力,爲那種熱血與激情所感動,也慨嘆中國足球從未有如此蓬勃之光景。


根據此前國際足聯的一項統計,日本足球總人口超過480萬,其中在日本足協註冊的球員有104萬。更令人羨慕的是,18歲以下球員的人數達到63萬。這對於一個總人口爲1.27億的國家來說,已經算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字。


正是因爲有著如此之多的足球羣體,體系的完善加上社會輿論正面的大環境,讓足球運動員成爲日本的一個香餑餑。


日本年輕男性未來最想做的三種職業,足球排名第三


那麼,足球緣何能夠在日本不斷地生根發芽,開花結果呢?讓我們先從其校園教育與「雙軌制」說起。



「雙軌制」之校園足球:

青少年培養階段+完善競賽體系


事實上,日本足球的人才拔擢一直採取「兩條腿」走路的方式——即所謂「雙軌制」:

一方面開展校園足球,另一方面狠抓俱樂部青少年梯隊建設,使得金字塔的塔基更爲夯實。

雙軌制下,三位一體的培養系統

從校園維度來看,在日本,足球項目被列入中小學教學大綱之中,在足球教育活動中,學生的學訓是一體的,學生運動員必須完成所規定的文化課程學習,並修滿所需學分,在不影響學業的前提下適當開展足球訓練活動。


而在學校的足球訓練課程中,會採取自願的原則,一般訓練次數爲每周2-4次,主要採取興趣班的培養方式進行訓練,把身體鍛鍊、技能培養和文化學習結合起來。


由於足球項目的普及性、趣味性和教育性比較好,再加上學校組織形式靈活多樣,因此參加足球訓練的日本學生數量非常多,熱情也非常高漲。


日本校園足球,不只有足球小將


因爲認爲足球運動的成才期一般在10 年左右,8-12 歲是足球技能學習的「敏感期」,如果錯過這個「敏感期」,足球技能的學習和掌握將十分困難。因此,日本將青少年足球培養分爲5 個階段:


8-9 歲爲啓蒙期,

10-15歲爲基本技戰術學習與實戰過渡期,

16-17 歲爲實戰期,

18-21 歲爲成熟期,

21歲以後爲完成期。


因此,中小學階段的主要任務是培養學生對足球的興趣,進行基本技術、戰術的學習,並參與相應級別的比賽。高中階段的主要任務是通過實戰比賽來強化技能,並爲選拔優秀足球人才做準備。


高中聯賽是學生運動員流向的分水嶺,有潛力的學生球員會流向職業足球,沒有潛力的學生球員會流向各級高校,而大學裡的學生球員如果能力符合職業足球水平,也可以流向職業足球,但高中是最主要的人才來源地。


日本的大學、高中、初中、小學都有相應的聯賽,其中每年被中國媒體爭相報導的高中聯賽最受矚目,決賽的舉辦場地放在國家體育場,現場觀衆往往能達到5、6 萬人,電視台進行直播,電視觀衆羣體更是龐大。



此外,家庭成員對足球項目的認可和參與也促進了校園足球的開展,學校聯賽時很多家長自發來到球場充當拉拉隊,爲自己的孩子加油助威,這大大強化了學生的參與動機。


從我們最關注也最了解的高中足球來看,日本幾乎每個高中都配有足球部,而這些足球部的訓練量也是相當的驚人,時常可以看到球員會訓練到深夜。


而日本全國高等學校足球錦標賽從1917年開始舉辦,如今已舉辦到第101屆。參賽的球隊固定在48支,日本高中足球錦標賽全國大賽由日本足協與日本高校體育聯盟主辦,共有多達43家電視台機構參與,每場比賽都向日本全國轉播,除東京有2個名額外,日本其餘46個道府縣各1個出線名額,48支球隊參加的全國大賽一般在每年的12月底開打,採用單場淘汰制,決賽在1月進行。


第97屆高中足球大會已經產生四強,四隊將在浦和紅鑽的主場琦玉世界盃球場決出最終的勝者


而且他們不僅各俱樂部梯隊有全國性的聯賽,甚至還有校園代表隊與俱樂部梯隊混合參加的全國性賽事,通過這些校園球員與職業球員的碰撞,給年輕的球員創造鍛鍊和培養的機會。

事實上,日本足球灌輸給孩子最重要的理念是運動快樂,在日本,足球是堂人生啓蒙課,孩子踢球和上課一樣,是一種很普遍的生活方式,也是一種教育方式。家長送孩子去踢足球並不是希望他們成爲球星,而是讓他從小學習怎麼處理人和人之間的關係,養成團隊意識和堅韌的品質。


可以說,日本校園足球的良性發展爲足球事業奠定了堅實基礎。通過科學有效的制度建設,日本青少年註冊球隊數量穩步增加,形成了龐大的運動參與羣體,而與青少年註冊球隊日益提高相應,正是日本足球水平的日益提高。


雙軌制的另一邊:

J聯賽的各級別梯隊


回過頭來,再來看職業足球與聯賽方面。


早在1988年,日本足球協會成立了日本足球職業化問題研究會,聚集相關政府部門人員、足球界專業人士和有關經營管理專家組成專門的調查研究小組,實地考察歐洲和南美的職業足球聯賽制度,最終決定採取歐洲職業足球的運營模式,形成了日本職業足球發展的構想。


世俱杯賽場上的鹿島鹿角

從1993年成立開始,J 聯賽就開始實行明確規範的俱樂部制度。爲了全面推動青少年足球後備力量的發展,在聯賽准入條件中,要求除了必須擁有一支高水平職業球隊外,還必須擁有自己的後備培養體系,如二線隊、三線隊及四線隊等,並且設置了不同的年齡界限進行控制培養,各個俱樂部必須選定專門人才進行球隊的訓練指導工作。


當時日本的J聯賽主席在日本足協的協助下,效仿德國足協,爲當時全日本業餘足球頂級聯賽的47支企業球隊,鐵腕親擬了聯盟准入條件:「必須擁有至少12名職業球員,確保擁有可自由支配且可容納1.5萬觀衆的足球場,建立球員育成梯次體系,教練班子必須持有資格證書」。


與此同時,J聯賽在創立之初就擁有U12、U15、U18三個年齡梯隊,這也是J聯賽的特色之一。自2013年起,日本足協更是將上述准入條件升格爲制度性的「准入制度」,一年一審,爲亞足聯在亞冠聯賽實施這一制度作了率先探索和垂範。


爲加強J聯賽的青訓體系,對於青訓教練的培養也成爲了重點,爲了讓更多業餘性質的青少年指導員轉型成爲職業化青訓教練,J聯賽聯合日本足協制定了五檔制(S、A、B、C、D)的教練資質制度。而且J聯賽還定期爲教練員開設培訓班,提升旗下青訓教練的質與量。而如今J聯賽對於青訓教練的培養,也絲毫不亞於對於青少年球員的培養。

據悉,對於加入的青少年球員,每個俱樂部都會針對每個球員不同年齡層,不同技術特點等因素制定適合每個人的訓練計劃,俱樂部也非常注重小球員的身心變化,從而制定真正適合他們的訓練內容。這些小球員從小就能接觸與體會俱樂部一線球員的生活和比賽環境,也對足球生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儘管在發展規模上,J聯賽俱樂部青訓比學校足球培養系統和足球俱樂部訓練中心培養系統略小,但其硬體設施及培養質量上得到充分的保障。

作爲對比,我們的甲A聯賽在1994年開始,與J聯賽時間相仿,但對於梯隊的規定,中國足協最新的新政中才開始正式體現和強制落地。當然,開始得晚,也好過沒有開始。


事實上,J聯賽對後備人才培養的強制性措施,有力地促進了俱樂部自我造血功能,爲日本足球的持續發展提供了制度保障。


目前日本職業足球聯賽共有18 支J1 球隊和22支J2 球隊以及17支丙級聯賽球隊,已經成爲亞洲最成功的聯賽,沒有之一。


日本聯賽體系金字塔

雙軌合一:

百年計劃與全面發展


在整個社會中,雙軌制也會在基層和頂層反覆合作。


在日本職業足球發展過程中,職業足球俱樂部與地方政府關係密切,承擔了大量社會服務工作,在全民健身、學校體育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例如,俱樂部所在區域的學校學生,都可以在節假日或者業餘時間參加俱樂部組織的各類足球訓練,俱樂部會抽調專業教練進行指導。而俱樂部也會深入當地中小學推廣足球運動,很多俱樂部的U12梯隊就是當地小學校隊。


中日足球條目在wiki上條目的對比就能看出兩國在基層方面巨大的差距


而在人才培養方面,高中足球聯賽也爲職業足球提供了足夠的人才,而職業足球也會爲高中提供比賽場地,以及足夠的全國關注度。


如今,全國高等學校足球選手權大會儼然已經成爲日本國內各俱樂部選拔未來之星的重要場所,大賽的優秀選手還會於每年4﹣5月以日本高中足球選手選拔代表團的名義赴歐洲參加青年足球大賽——偶數年份參加瑞士貝林佐納國際青年足球大賽、奇數年份則參加德國杜塞道夫國際青年足球大賽。


川口能活、中村俊輔、中田英壽等知名的足球選手正是通過大會脫穎而出,得以被職業俱樂部錄用,成爲職業球員。而本田圭佑甚至曾被職業隊青訓隊伍淘汰,返回石川縣星稜高中就讀,在大會上大放異彩,重新成爲職業球員。此外,2011年大會得分王淺野拓磨在與包括J2京都等球隊接觸後,進入廣島三箭俱樂部,2012年大會得分王小屋松知哉尚未高中畢業已被名古屋內定錄取。



而高中足球比賽的場館過去在東京國立霞丘陸上競技場進行,而由於該體育場自2013年夏天起開始改建,從第93屆起,大會的開幕戰將轉移至駒澤陸上競技場舉行,而半決賽和決賽將轉移至2002年韓日世界盃主場地之一埼玉2002體育場繼續舉辦。從場館來看,這也凸顯了官方對高中賽事的重視程度。對比一下我們的高中錦標賽,差距真的不是一星半點的大。


我們都知道日本足球在1996年有一個百年計劃,提出了包括「2050年足球人口1000萬,占日本總人口10%,舉辦一次世界盃並獲得冠軍」等一系列的目標,當時看來仿佛癡人說夢。


不過,除了這些衆所周知的目標之外,當時的百年計劃還提出:

「創造綠茵場上的運動」

「以足球作爲核心運動,成立一個多元化的體育會,提供一個令你能享受足球的環境」

「爲不同年代的人民提供一個交流體育的平台」

……


這百年計劃的重要意義在於,日本隨後各城鎮的運動場「草地化」,開始了在各地區提供興建及保養草地球場的服務,令各地區人士以至是小學生都能有正規的足球場上訓練,大大改善了訓練設施。



此外計劃還大量鼓勵學校開設體育會,讓人們不但可以踢足球,也能參與其他體育運動,讓人民從「觀看」到「參與」,不止於觀看比賽,更可以參與其中,增加了人們以不同形式參與體育運動的機會。


如今看來,這份被認爲是「癡人說夢」的百年計劃,正在有條不紊地推進中。日本已經實現了2015年500萬足球人口的目標(2010年480萬足球人口,104萬註冊球員,2.8萬國內球隊數),計劃中有關足球地圖、年收入、草根計劃、社會責任等目標,都在逐漸實踐之中,更不用說,日本女足已經奪得世界盃冠軍。


日本女足更是在2011世界盃中奪冠


即便單獨來看2018,日本隊世界盃2-3惜敗比利時,獲得世界盃16強,此外,還得到了U16亞洲杯冠軍、U20女足世界盃冠軍、女足亞洲杯冠軍、女足奪亞運會冠軍,此外鹿島鹿角拿下亞冠冠軍,而長谷部誠(法蘭克福)獲亞足聯最佳海外球員。


這樣的成績單,怎能不讓人羨慕呢?高中足球聯賽的羨慕,只是其中的一個投影罷了。



如今,隨著中國隊再次出征亞洲杯,看著平均年齡超過29歲的球隊,我們一次次地感慨可用之人少之又少,而其本質則是足球文化不夠,導致踢球的小孩本來就少,加之人才選拔和培養機制不完善,最終能流入職業聯賽,再到國家隊的,自然是可用之人寥寥,女足更是已經出現無人可選的窘境。


我們一直在說中國13億人挑不出11個會踢球的,但實際上,我們往往是從僅有的幾百個苗子中選材,和鄰國從幾萬甚至幾十萬好苗子中選材,自然還沒起跑,從一開始就輸得一塌糊塗。


延伸閱讀:工資帽等全套新政落地,中國足球開啓健康新時代?


如今,在我們一次次爲日本高中聯賽激動落淚的時候,不妨好好看看日本足球「雙軌制」的發展模式,探求其真正的成功之處。紮根聯賽,夯實青訓,發力校園,日本足球給我們指明了這樣一條方向。


中國足球的改革正在進行中,這一波撥亂反正的改革得到了多方好評,我們希望中國足球也可以堅持下去,進一步完善梯度、女足建設,打造多極聯賽金字塔,引導發展校園足球。


只有這樣,我們爲日本足球所作出的感慨與總結才真正成爲治病良藥,只有這樣,我們的國家隊才不會是「無源之水」,而真正成爲13億大江大河中匯聚沉澱出的「美酒佳釀」,才能讓我們有朝一日爲自己的聯賽而激動落淚,不再羨慕別人家的校園足球。


點擊收聽體育救世界電台:在日本能養成的不只有御姐與蘿莉,還有踢球的少年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題圖來自東方IC

如何更方便的在衆多帳號中找到圈哥呢?

按照下面操作只需三步就可以啦!

點擊下面藍色字,獲取更多資訊

日本J聯賽應援經理文化:讓更多普通人進入足球場

你嚮往的不是甲子園,而是能填滿甲子園的青春

當我們還沉溺在數十年前的日本動漫里,日本卻開始培養出新的體壇傳奇

當我們被4萬觀衆的日本高中足球刷屏,感動之餘又留下些什麼?

長按識別二維碼 關注我們

點擊 「閱讀原文」 進入生態圈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