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全球視野看世紀華通商譽 中國遊戲商譽問題被過度放大

      從全球視野看世紀華通商譽 中國遊戲商譽問題被過度放大已关闭评论

隨著近期證監會發布《會計監管風險提示第8號——商譽減值》,「商譽」一詞再次成爲投資圈熱議的話題,甚至成爲大量媒體給遊戲行業新施加的壓力。本質上,證監會發文的核心在於強化商譽減值的會計監管,並非強調商譽在數值上成爲優質企業發展的負擔。尤其以輕資產遊戲行業爲代表的傳媒版塊,其核心是由虛擬資產及核心IP等組成,能夠持續爲企業創造價值,如手握大量IP的盛大遊戲,擁有改編、授權、跨界等多重變現方式。

世紀華通

投資分析師表示,世紀華通併購盛大遊戲儘管系同一主體下的交易無新增商譽,但盛躍網絡自身的商譽將會隨資產一同並表,收購完成後世紀華通商譽總值將達到148.29億元。從數值上看似暗藏風險,但是對比國際遊戲巨頭動視暴雪、藝電的商譽總資產比例,世紀華通的商譽方面的質疑聲音顯然是被過度放大了。

警惕商譽成優質企業「絆腳石」 A遊戲商譽總量處低位、風險可控

據Wind數據顯示,2018年三季報中,A股上市公司帳面商譽達到1.45萬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5.18%。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帳目商譽總額創下歷史新高,從全部上市企業商譽占全部上市企業總資產和淨資產比重來看,僅爲0.61%和3.73%,而從總量角度來看,商譽減值問題對全市場潛在衝擊有限。這也從側面反映出整體市場呈穩步發展。

具體到板塊的橫向對比來看。受標的輕資產特性影響,收購傳媒公司有較多商譽計入,使其成爲商譽話題熱議的典型。數據顯示,2018上半年傳媒所有公司商譽占總資產比爲16.68%。而遊戲企業作爲傳媒板塊的一部分,同樣具備商譽資產占比高的特點,且國際市場上遊戲企業的商譽也普遍處於較高水準。

以成熟的海外遊戲市場爲例,龍頭標的商譽占淨資產比例普遍較高,如海外明星遊戲企業動視暴雪和藝電商譽占淨資產比例分別爲103.2%和41%。與之相比,世紀華通低於動視暴雪的商譽占淨資產的比例。業內人士指出,海外傳媒公司經過多年發展,通過收併購確實是企業發展壯大的重要手段之一。

動視暴雪

實際上,商譽作爲舶來品,過去在國內概念上的普及度並不高。商譽是由於企業間併購行爲且適用非同一控制下企業合併而產生,只存在於公司的合併報表中。通俗而言,商譽指能在未來期間爲企業經營帶來超額利潤的潛在經濟價值。資深網際網路評論員丁道師曾在分析商譽時指出,商譽是企業價值的組成部分,我們不迴避商譽價值,但更應該理性看待商譽,從根本上對企業進行估值。企業不能因爲懼怕產生商譽而停止併購動作,過度強調商譽問題忽視了上市企業的內在價值,這樣因噎廢食,得不償失。

商譽減值危機無需被過度放大 標的資產價值爲核心

除了總量可控,國內商譽與國外相比占全部上市企業總資產、淨資產比重較低外,過往並未出現商譽大規模減值風險。Wind數據還顯示,2017年全市場企業年報數據中商譽減值366.1億,占2016年商譽比例爲3.47%。從全市場商譽減值的計提增速看,2014年至2017年間,除2016年爲45%外,均相對較高,分別是94%、144%和220%。

事實上,商譽淨資產占比、商譽市值占比僅爲企業併購時參考資料中的一項數值。標的企業盈利能力,及企業業績大幅低於業績承諾等,才成爲是否減值的關鍵。以世紀華通併購盛躍網絡(盛大遊戲國內控制實體)爲例。首先世紀華通商譽市值占比並不高,據相關數據統計,商譽市值占比超過20%的傳媒板塊上市企業達到57家,低於10%的傳媒板塊上市企業爲78家,世紀華通位於10-20%之間,處於整個行業的中位。

其次世紀華通併購盛大遊戲爲同一控制下的企業合併,不新增商譽。盛躍網絡收購 Shanda Games資產組爲同一控制下合併,商譽爲承繼Shanda Games爲原合併報表商譽帳面價值。盛躍網絡每個會計年度末對商譽進行減值測試,截至2018年8月31日,Shanda Games資產組、Actoz資產組、武漢掌游、上海大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上海鹿靈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未發生減值。

此外,更爲凸顯的則是盛躍網絡2018年承諾業績的可實現性。據世紀華通近日披露的公告顯示,盛躍網絡2018年1-11月未經審計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歸屬於母公司的淨利潤爲196,067.76萬元,占2018年承諾淨利潤的比例爲91.80%。且其旗下《光明勇士》11月21日上線,上線10天實現流水2,786.62萬元。

2018年遊戲行業面臨多方挑戰,一面政策趨嚴,總量調控等優化調整,加速產業去僞存真,真正意義上步入精品化。另一面優化併購重組政策,產業政策與資本政策同步回暖,促進行業集中度提升。雖然遊戲行業2018年面對多重壓力,但以世紀華通、盛大遊戲爲代表的遊戲企業,卻依舊保持高增長,引領產業持續保持正增長發展。

作爲科技與文化的結合體,遊戲集最前沿的科學技術和多重文化於一身,遊戲產業的未來受到整個社會的關注。業內人士指出,商譽可以作爲投資者判斷企業的指標之一,但不可成爲優質企業發展的阻礙,尤其具備核心IP價值的遊戲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