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瑞醫療「解約門」,一場未雨綢繆的商業陽謀 | 稜鏡

      邁瑞醫療「解約門」,一場未雨綢繆的商業陽謀 | 稜鏡已关闭评论

作者 | 江曉川      編輯 | 楊顥



如果沒有意外,王東(化名)在2019年夏天碩士畢業後,將跨越大半個中國,從哈爾濱前往廣東工作。2018年秋天,歷經兩輪技術性面試後,總部設在深圳的醫療器械公司邁瑞醫療向他發出了工作邀約。

 

然而,順利簽約的興奮並沒有持續太久。同年12月,王東意外接到邁瑞人事部門的電話,希望他提供銀行帳號,以接受違約款——邁瑞醫療要求與王東解約。

 

幾乎在同一時間,在北京、西安、成都、武漢等多地的超過250名已獲邁瑞工作邀約的應屆畢業生也被要求解約。學生們措手不及,情緒激烈——他們和王東都不得不在來年春季時再次加入應聘大潮。

 

根據邁瑞向騰訊《稜鏡》提供的數據顯示,其在去年秋招簽約2019屆高校畢業生485人,其中解約254人,保留231人。對於解約原因,邁瑞的理由是,「新員工,尤其是應屆畢業生短期內無法勝任和匹配業務需求」。

 

「2019年,作爲行業領軍企業和中國對外高端出口代表企業,保持優質經營的責任尤比往年重大。爲保障公司持續穩健發展,不得不做出解約部分學生的決定。」應屆畢業生通常是職場新手,解約意味著,邁瑞不願再投入更大成本對其加以培養。

 

但爲何僅僅兩三個月時間,邁瑞醫療就在招聘一事上「反悔」了呢?

 

作爲醫療器械龍頭之一,邁瑞的表態意味著,市場環境或許變得更加嚴峻了。但也有投資人和行業人士告訴《稜鏡》,在市場普遍不景氣的狀況下,醫療器械行業的表現事實上強於大環境。



巨頭邁瑞的兩大風險

 

邁瑞是中國醫療器械的龍頭公司之一,產品線涉及生命信息與支持、體外診斷和醫學影像三個領域。它自2008年起,收購超過10家公司,以豐富相關產品線。

 

此前,在中概股回A浪潮中,這家公司於2015年從紐交所完成私有化,那時邁瑞醫療的市值約33億美元。截止2019年1月4日收市,邁瑞醫療靜態市盈率47.7倍,總市值超過1200億元人民幣,是退市的5倍有多。

 

2017年,邁瑞營收爲112億元人民幣,增速超過2成;歸母淨利潤達到25.9億元人民幣,增速超過6成。

 

不過,在2018年回歸本土資本市場時,邁瑞醫療向投資者特別提示了兩項風險,一是貿易摩擦;二是,可能面臨的智慧財產權訴訟。

 

事實上,這是中國醫療器械龍頭企業所面臨的共同問題。

 

貿易摩擦方面,招股書中,邁瑞醫療說,這可能會影響公司淨利潤及原材料採購。

 

2018年6月,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布加稅清單,邁瑞醫療的監護儀、彩超、麻醉機及體外診斷等產品被列入清單;隨後的7月初,這些產品被加征關稅。

 

以邁瑞爲例,根據其測算,2017年邁瑞向美國銷售產品的完稅金額是7.5億元人民幣。若這些產品加稅25%,多出來的約1.9億元關稅,將占到歸母淨利潤的7.28%。

 

瑞伏醫療健康基金創始合伙人黃瑞瑨告訴騰訊《稜鏡》,若貿易摩擦使得醫療器械公司進口原料和出口產品均被加稅,這將削弱中國企業進軍海外市場的競爭力。

 

智慧財產權訴訟方面,醫療器械領域的競爭激烈。同樣以邁瑞爲例,其上市時就「存在與同行業競爭對手的未決訴訟」。商業安全工具天眼查顯示,邁瑞參與超過60項法律訴訟,部分涉及與競爭對手的智慧財產權、專利權糾紛。

 

邁瑞在招股書中表示,「若公司未來不能有效進行智慧財產權管理,將可能導致智慧財產權訴訟對公司生產經營和業務資質產生重大影響的風險,從而對公司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帶來不利影響。」



醫療器械仍「強於大市」

 

儘管如此,整個醫療器械行業「強於大市」——比市場普遍表現更好,是西南證券對於這個快速發展行業的評價。

 

邁瑞在回應騰訊《稜鏡》時也說,該公司上一次校招共招募了430名學生;2018年社會招聘超過1000人(不含工人)。

 

之所以「強於大市」,部分原因在於醫療器械市場與宏觀環境的相關性較其他行業更弱。約印醫療基金的管理合伙人鄭玉芬告訴騰訊《稜鏡》,與藥品等細分行業類似,醫療器械更容易受監管政策影響。

 

而現行監管政策對行業頗爲友好。西南證券在一份研報中表示,中國政府大力支持國產醫療器械發展。

 

這些政策包括,在研發階段對先進醫療器械提供臨牀支持,對臨牀急需醫療器械提供快速審批通道,以及在招標銷售階段鼓勵使用國產醫療器械等。

 

同樣,包括內窺鏡及超聲等細分類別的從業者也告訴騰訊《稜鏡》,尚未感受到過冬的氣息。一位內窺鏡行業從業者說,自家及競爭對手均能夠完成不斷提升的銷售考核指標。他表示,一般情況下,考核標準每年提升10%以上。

 

這位從業者告訴騰訊《稜鏡》,由於政府推行分級診療制度,要求基層醫院須得提升治療能力,因此「他們需要採購設備,整體市場應該在擴大」。此前,衛生監管部門在2017年要求二級及以上醫院建立急診急救五大醫療中心,這預計會提升採購需求。

 

此前,廠商們普遍選擇在一線城市開展業務。雅培的心率管理和心衰部門副總裁、中國總經理余金寶說,雅培的市場策略是「先覆蓋既有能力又有意識提高和改善生命治療的城市羣,然後逐步往下延伸」。

 

網際網路手術平台「名醫主刀」是醫療器械的使用者,它的創始人蘇舒告訴騰訊《稜鏡》,就其觀察,目前政府和市場都加大了二三線城市醫療器械的投入,一線城市市場相對飽和。

 

此外,公立醫院也有助力:在「以藥養醫」的傳統做法被逐漸摒棄後,公立醫院將目光投向器械,試圖補足盈利缺口——依賴器械的醫技科室「盈利能力極強」。

 

西南證券引用的數據顯示,13類醫技科室中,僅有X線診斷收益爲負,而收益率較高的CT診斷、MRI診斷及超聲診斷的全成本收益率分別達到152%、135%及130%。

 

相較而言,對藥品依賴大的臨牀科室能力較弱,「大部分都處在虧損狀態」,列入考察的17類科室中,僅有放療科和腫瘤科全成本收益率爲正。


公立醫院臨牀科室明顯虧損


公立醫院醫技科室盈利能力強


不僅如此,全球醫療器械的數據也給了中國企業信心:器械與藥品相輔相成,兩者全球市場規模之比爲3:4,但在中國僅爲1:4。

 

增長速度上,中國醫療器械市場2017年達到4425億元,增長20%——這一速度是全球市場的4倍。醫學影像、體外診斷、低值耗材等市場份額靠前,分別爲16%、14%及13%。

 

西南證券的研報總結說,相較藥品市場,醫療器械行業「成長空間大,政策友好、進口替代空間大增速快、估值高」。



行業正在起變化

 

對於邁瑞與應屆生解約,也有投資人和從業者向騰訊《稜鏡》分析,器械市場並不如外界所想的那麼低迷,「這應該是個案」,「估計是某個項目被砍了」。

 

同時,也有了解被解約情況的應屆生告訴騰訊《稜鏡》,邁瑞部分前期招聘標準參差不齊,專業並不完全對口,有被錄取學生對於自己被錄取表示「詫異」。據騰訊《稜鏡》了解,被解約應屆生以研發類爲多。

 

邁瑞的銷售和研發費用占比,一直以來都高於同行業可比公司。

 

招股書顯示,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之比,邁瑞從2015年的12.33%逐步下降至2018年第一季度的8.66%。不過,在2015-2017三個年度中,邁瑞的研發費用仍然高於同行業可比公司10%-11%的平均指標。

 

儘管邁瑞的銷售費用占營業收入之比,從2015年的27.15%逐步下降到2018年第一季度的20.88%,但這一指標仍然高於同行業可比公司一直穩定在18%-19%之間的平均指標 。邁瑞解釋稱,銷售費用率更高主要受海外子公司銷售費用高的影響。

 

事實上,醫療器械市場正在發生巨大變化,讓行業玩家們都不得不做出調整。

 

首先,是醫療器械臨牀門檻的提升。投資機構注意到,衛生部門收緊了醫療器械的臨牀試驗要求,「受試人員數量提升了2-3倍」,這大幅增加了廠家的研發成本。

 

其次,無論是本地銷售還是出口的產品,廠家都希望「儘可能做高端產品」——「高端」是高利潤率的代名詞。

 

在美國,就器械銷售員一項,每人「年薪大約300萬人民幣,如果(器械)價格不夠高,賣得不夠多,根本養不活這麼多人」。而在中國,銷售成本同樣在上升,「此前銷售的低端產品利潤率低,既然都要花這麼高的成本,自然要賣利潤率更高的產品」。

 

同時,很大程度上以風險投資推動的醫療器械行業,可能會受到投資「寒冬」的影響。

 

約印醫療基金管理合伙人鄭玉芬告訴騰訊《稜鏡》,二級市場對於一級市場的影響尚未傳導到位,「一級市場標的降價還需要時間,目前沒看到優質標的特別大的降幅」。

 

換言之,「龍頭企業仍不便宜」。一位不願意具名的投資人告訴騰訊《稜鏡》,目前這類醫療器械企業的估值「仍然保持在17-18倍,並不便宜」,這也被視爲目前一二級市場企業市值倒掛的來源之一。

 

瑞伏醫療健康基金創始合伙人黃瑞瑨持類似觀點:2014-16年被炒高的企業估值,在2018年開始下降,但黃瑞瑨預計,未來仍有較大的下降空間。

 

但現實中,龍頭企業之外,部分小玩家的估值已經「腰斬」。不願具名的投資人告訴《稜鏡》,那些「非剛性的細分領域,之前通過營銷手段來提升收入,或者短期內業績不太好的公司」,都只能大降估值以求融資過冬。

 

邁瑞醫療在回復騰訊《稜鏡》的郵件中稱,邁瑞公司目前經營狀況正常,2019年除接納231名應屆生外,還會繼續開展社會招聘,擴大用人規模。



歡迎在下方評論區留言,留言點讚數第一且80以上獲得30Q幣,截止至1月11號(本周五)。


稜鏡·騰訊新聞出品 | 第387期

實習運營編輯:張媛

本文版權歸「稜鏡」公衆號所有,如需轉載請在文後留言,經允許後方可轉載,並在文首註明來源、作者及編輯,文末附上稜鏡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