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過快收縮和大水漫灌!易綱首度詳解貨幣政策的「度」

      避免過快收縮和大水漫灌!易綱首度詳解貨幣政策的「度」已关闭评论

權威、深度、實用的財經資訊都在這裡

易綱

本報資料圖 記者 史麗 攝

 

央行行長易綱近日接受中央媒體採訪時,提到了貨幣政策的度的問題——總量合理,既不過快收縮也不大水漫灌;精準投向,增強微觀主體活力。

 

關於貨幣政策的度,央行前任行長周小川也講過同樣的問題,但是易綱在行長這一任上卻是首次公開提及。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必須精準把握宏觀調控的度,主動預調微調、強化政策協同。會議同時提到,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鬆緊適度。

 

從目前的操作看,「度」的把握是合適的。下一階段,在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日趨複雜的背景下,對貨幣政策的度的把握,無疑考量著易綱乃至整個人民銀行的調控藝術和水平。

 

度的理解:

總量合理、結構優化

 

易綱指出,穩健貨幣政策鬆緊適度的「度」,主要體現爲總量要合理,結構要優化,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高質量發展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一方面,要精準把握流動性的總量,既避免信用過快收縮衝擊實體經濟,也要避免「大水漫灌」影響結構性去槓桿。

 

比如,1月4日宣布的降准政策分兩次實施,和春節前現金投放的節奏相適應,並非大水漫灌。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也應保持與名義GDP增速大體匹配。同時,還要保持宏觀槓桿率基本穩定。

 

另一方面,要精準把握流動性的投向,發揮結構性貨幣政策精準滴灌的作用,在總量適度的同時,把功夫下在增強微觀市場主體活力上。

 

比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期間,人民銀行宣布創設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根據金融機構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貸款增長情況,向其提供長期穩定資金來源。

 

小編認爲,精準把握度,除了需要考慮總量和結構,還需要考慮節奏。政策制定者與市場之間,需要有良好的溝通,幫助市場形成穩定的預期。

 

同樣以這次降准爲例,4日宣布消息,具體執行則是15日和25日,這種「提前量」使得市場有足夠的時間做好頭寸安排。

 

逆周期調節進一步強化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宏觀政策要強化逆周期調節。易綱介紹,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後,人民銀行進一步強化逆周期調節,著力緩解信貸供給的制約因素。

 

比如,會同有關部門加快推進銀行發行永續債補充資本,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口徑,新年伊始宣布降准釋放流動性1.5萬億元,1月下旬將實施首次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操作等。

 

他表示,這些措施都有利於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金融市場利率合理穩定,引導貨幣信貸合理增長,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並沒有隨著經濟增速下行而減弱,反而是加大支持力度,體現了逆周期的調節。

 

看到沒有,原來去年年末至今,人民銀行的幾步棋,都是逆周期調節的具體行動。

 

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不能下指標、派任務

 

去年人民銀行的一項主要工作是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今年這項工作還將持續。

 

易綱指出,下一步,人民銀行將和相關部門加強協調配合,綜合施策,通過「幾家擡」,從供需兩端共同夯實疏通貨幣政策傳導的微觀基礎。

 

目前從實體經濟需求端看,受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等因素影響,有效的融資需求有所下降。

 

從金融機構資金供給端看,銀行的風險偏好下降,自身還受到資本、流動性、利率等多重約束。


在易綱看來,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關鍵是要建立對銀行的激勵機制,主動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而不是用下指標、派任務的行政辦法。


比如,對於金融機構發放普惠口徑10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人民銀行通過定向降准、定向中期借貸便利、再貸款等方式向金融機構提供優惠利率的長期資金;財政部門對其免徵利息收入增值稅;監管部門提高部分監管指標容忍度;銀行盡職免責,通過市場化的辦法調動金融機構支持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的積極性。


易綱指出,今年人民銀行將按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部署,綜合運用定向降准、再貸款再貼現、定向中期借貸便利工具等多種貨幣政策工具,對小微企業實施精準滴灌;用好信貸、債券、股權「三支箭」,支持民企融資紓困。同時,繼續發揮「幾家擡」政策合力,暢通政策傳導機制,督促金融機構加大支持力度,匯聚銀政企多方合力,久久爲功、千方百計做好民營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


從易綱的表述來看,其實對於民企、小微企業融資,並沒有新的政策出台,路徑還是:對小微精準滴灌,對民企用足「三支箭」。但是一分部署、九分落實,未來政策的落實是關鍵。


金融風險整體收斂

穩住宏觀槓桿率

 

對於金融風險,易綱判斷,經過一年多的集中整治,已經暴露的金融風險正得到有序處置,宏觀槓桿率基本穩定,金融風險總體收斂。


他指出,當前,我國經濟金融運行整體穩健,但面臨的不確定因素仍然較多。我們既要保持戰略定力,又要把握好節奏力度。


一是保持戰略定力,穩住宏觀槓桿率。要堅持結構性去槓桿的基本思路,穩妥處理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繼續推動產能出清、債務出清、「殭屍企業」出清。


二是妥善應對外部重大不確定因素對金融市場的衝擊。紮實做好「六穩」工作,充實應對外部衝擊的「工具箱」。深化資本市場改革,完善制度安排,提振信心。


三是加強政策協調,繼續有序化解各類金融風險。既要防範化解存量風險,也要防範各種「黑天鵝」事件,保持股市、債市、匯市平穩健康發展。堅持對非法金融機構和非法金融活動打早打小、露頭就打。


四是進一步補齊監管制度短板。完善金融基礎設施監管制度。推動出台處置非法集資條例。更加注重加強產權和智慧財產權保護,創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激發各類市場主體特別是民營企業的活力。


五是提升金融領域激勵機制的有效性。強化正向激勵機制,營造鼓勵擔當、盡職盡責、積極進取的氛圍,充分調動各方面積極性,共同做好各項工作。

編輯:陳羽


往期回顧


十年來開得最早的央行工作會議說了啥?2019年,央行就這麼幹!


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專題會議


本期責任編輯:張曉光

版權聲明

上海證券報微信保留本文的所有權利,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轉載、編輯、重新發布,否則將被依法追究法律責任;聯繫我們:021-38967805。


好看,你就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