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業績巨虧、商譽爆雷的不眠夜 這個從業40多年的老兵沉著地說:一部動輒70集的劇 不會再有了

      在業績巨虧、商譽爆雷的不眠夜 這個從業40多年的老兵沉著地說:一部動輒70集的劇 不會再有了已关闭评论

圖文無關(圖片來源:攝圖網)

距離春節越來越近了,休市前幾天的A股市場卻並不平靜。

滬深交易所要求,1月31日是年報業績變動超50%的上市公司發布預告的截止日期。因此在這兩三天時間裡,上百家上市公司密集發布2018年預盈利轉爲預虧損的業績爆雷公告。有券商分析師不禁感嘆:「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被動輒超二十億的虧損嚇到了。」

而作爲輕資產公司的傳媒版塊,由於外部環境在2018年下半年的驟然生變,以及三年併購期到達後商譽減值的集中爆發,成爲此番爆雷的重災區。

辭舊迎新之際,一年來經歷了重重挑戰的影視產業與影視上市公司迎來了一輪洗牌。泡沫擠壓,新陳代謝,大量活不下去的玩家離場,實力堅守的頭部公司將調整戰略與打法。

製作瘦身

 一部劇動輒60集、70集,不會再有了

一部《巴清傳》的命運將大IP影視劇的風險展現到極致。男女主演帶來的一系列連鎖反應,對投資方唐德影視而言意味著計提壞帳7億元的最壞結果。

即便整部劇平安落地,但播出周期、播出檔期、播出集數等環節如稍有變動,都可能導致回款延期、銷售成本增高,進而對公司經營業績產生影響。

「實際上,這種外部環境一旦變化就對財務數據帶來較大波動的狀況,也與現在的大劇單體投資體量太大有關。」慈文傳媒董事長馬中駿向每經影視(meijingyingshi)記者分析道,大投資打造的精品大劇好處是能爲公司帶來高收益,一部劇的單體銷售價格可高達十億,壞處就是「受一點影響都驚天動地」,抗風險能力還有待加強。

「所以我們的戰略也會有所調整,單體的量不要那麼大,要均衡一點。」馬中駿表示,縱觀行業趨勢,未來的影視劇都不會那麼大、那麼長。「以後的劇大多都是40集、30集,不再像這兩年看到的一部劇動輒60集、70集的規模。」

「單體劇的體量會縮小、品種會增加,劇的豐富性會增加,隨著行業的調整,這類風險會降低。」馬中駿說。


2018年11月16日,馬中駿在「2018中國國際數字娛樂產業論壇」上發表題爲「影視『寒冬』挑戰下的新機遇」的主旨演講(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資料圖)

檸萌影業總裁蘇曉公開提出,過去幾年大家都在想砸重金砸出個爆款。「頭部網劇占播放量 75% 以上,爆款電影一個《戰狼》是全年票房的十分之一。」

《花千骨》《楚喬傳》,慈文傳媒是爆款締造者。而爆款的寶座輪流轉,2018年市場上很多備受期待的項目最後沒有成爲爆款,反而此前沒有被寄託太大希望的作品成爲黑馬意外「出圈」。

市場一次次論證了,大體量投資的項目並不是成爲爆款的充分必要條件。但馬中駿認爲,行業每年都將造就爆款的邏輯仍未發生變化。「2018年,劇集類有全民通曉的爆款《延禧攻略》,電影《我不是藥神》成爲爆款,綜藝領域有《偶像練習生》《創造101》……2019年也是如此,在各個領域,仍然會出現爆款。」

但對單家影視公司而言似乎很難每年都把爆款留在自家。「爆不爆款,是天時、地利、人和。但一家公司如果想要維持住一線地位,就必須要出一線的作品、在一線的平台播出、獲得一線的回報,這是應該每年都有的。」馬中駿說。

資本反思

傳媒上市公司們都重新盤整,能不質押就不質押

與此同時,大規模的商譽減值是這次傳媒上市公司業績變臉的另一大主要原因。

商譽是指在企業合併時,投資成本超過被投企業淨資產公允價值的差額。通俗地說,上市公司A以100億收購B公司,但B的帳面淨值只有80億,那20億差額就是商譽。

2015年A股併購潮起,按照3-4年的業績承諾期,2019年前後是上市公司併購業績承諾的集中到期節點。高溢價收購標的,以期未來高回報,可如果收購後做的業績對賭期結束後,發現回報未達預期,大規模的商譽減值也將由此產生。


圖文無關(圖片來源:攝圖網)

尤其是遊戲公司,受2018年版號暫停發放的政策影響,大量遊戲無法上線,遊戲公司業績不達預期,併購了遊戲公司標的的上市公司計提商譽減值。

「企業和行業都有起有落。併購的時候,正好是行業最高點。我們併購的遊戲公司,團隊不差,遇到整體行業不景氣所以業績承壓。碰到好的時期,就又會蓬勃發展。」對於慈文傳媒的遊戲子公司商譽減值的狀況,馬中駿對每經影視(meijingyingshi)記者回應道,「所以在行業不好的時候,就是要減消一些商譽,到好的時候,就繼續發展。」

多位資管人士認爲,今年一次性的商譽減值計提是危中有機,看似虧損很大,卻爲2019年之後埋下好的伏筆。「今年一次性計提之後,2020年就會好很多了,提前釋放了風險。」「市場對商譽要有客觀認識,通過行業收購擴大份額,這是市場規律,不能因爲商譽而投鼠忌器。」

資本潮起潮落,商譽增高減少,外界紛紛擾擾,而做企業多年的掌門人,應該練就一種處變不驚的淡定。

「對影視公司來講,現在的處境並不是很難過的一關,因爲行業發展本身就是起起落落的,很正常。」馬中駿認爲,「我們的業務本身並沒有太大改變,仍然是良性發展,只要企業本身好,團隊本身好,這個最重要。如果是環境高歌猛進,你就跟著乘風破浪,如果行業處於低谷期,公司就好好的鞏固基礎、厚積薄發。」

但對上市公司來說,在資本層面,的確就遇到了壓力。影視市場離不開資金,資金大量湧入和大量抽離,都會對市場帶來衝擊。當一家上市公司市值與價值出現倒掛的時候,其融資、資本運作都會受阻。

通過這次行業震盪和挑戰,傳媒上市公司都受到了一次資本的教育。「傳媒上市公司們需要盤整自己,更沉穩和謹慎地防範以後資本市場的風險。比如大股東的股票質押,不要那麼高,能不質押就不質押了。」馬中駿回顧道。

「我們公司本身的業務是向好的,只是在資本市場還是個新兵,對遊戲規則不夠習慣,隨著不斷的習慣和了解,會越來越進步。」這位影視老兵坦言。

行業未來

甭管寒冬不寒冬,我們要創造自己的春天

1月30日晚間,慈文傳媒在發布「2018年度業績預告修正公告」的同時,還發布了「關於與愛奇藝簽訂戰略合作協議的公告」。

公告顯示,慈文傳媒主投主控的影視作品與愛奇藝進行分發合作, 2019年計劃合作包括《紫川》《彈痕》在內的100集左右劇集;在2019~2020年期間,雙方合作定製《脫骨香》《不完美的繆斯》等劇集;雙方將共同出資設立合資公司加深合作,實現優質劇集的策劃、生產和播出,對特定項目進行聯合運營,愛奇藝定向收購產出作品。

慈文傳媒董事長馬中駿(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資料圖)

「2019年我們還會有不少付費的網絡電影投入市場,這是我們在to C端的發力,會給大家帶來很多驚喜。」馬中駿稱。

「現在我們這個合作,就是把市場提前鎖定,2019、2021的業績都不用擔心。」馬中駿告訴每經影視(meijingyingshi)記者,「綁定了大平台,就是綁定現金流了。把固定的產品拋出來,讓大家吃一顆定心丸,還有其他暫時沒披露出來的,就是增量。」

在與記者近一個小時的交流中,「起起落落」這四個字被馬中駿反覆提及。起起落落,不僅是影視行業的特點,也是所有行業的特點,更是中國經濟的寫照。

正如尼采所言,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曲折地接近自己的目標,一切筆直都是騙人的。

「長遠來看,娛樂行業是剛需,一定會越來越好的。這個過程起起落落,公司要想一直立於龍頭地位,關鍵的關鍵還是把自己的業務做好,用作品說話。」馬中駿篤定地說,「其實所謂的寒冬期本身並不是寒,整體經濟在承壓期,在這個時候娛樂業、傳媒影視業就會有個小陽春,這是放之全球皆準的口紅效應。所以我一直跟業界同仁講,甭管寒冬不寒冬,我們要創造自己的春天!」

寒冬顯露了資本趨利的本性,也許很多年以後再回望,2018年將是宏大敘事中的一個加粗逗號。自此,浮誇褪去,創作歸來,一切喧囂回歸冷靜,一夜暴富、一片暴富的投機者們不再有機會,埋頭作品的團隊公司將彰顯價值。

記者 | 丁舟洋   編輯 | 杜毅(實習)   

每經影視獲邀,已強勢入駐網易號、搜狐帳號、頭條號、企鵝號、百家號、一點號等平台

|每經影視  meijingyingshi  原創文章|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摘編、複製及鏡像等使用

如需轉載請向本公衆號後台申請並獲得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