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爲什麼不能把婆婆當成親媽?我現在才知道!

      女人爲什麼不能把婆婆當成親媽?我現在才知道!已关闭评论

1
  心火 l-i-a-o 原

蘇念靜靜的看著躺在//chuang//上的男人,⑨店的總統套房裡,似有若無的照亮著神祕的男人的臉龐。

透過淡淡的光線,她似乎可以 k-u-i 探的到,男人鮮明的輪廓。

她輕手輕腳的 t-u-o 掉了自己的衣物,往//chuang//邊靠近的時候幾乎是屏住了呼吸一樣,她在害怕著一些東西。

在上這//chuang//之前,爲了保險起見,蘇念還是給自己的小姐妹打了個電話,電話里,她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麼的慌張,「你確定那杯茶他喝了?也確定這 y-a-o 的分量夠?」

小姐妹驕傲的回覆:「確定確定,別怕不夠,我特意多加了一點的,等下有你好受的!」

蘇念沒再多言,掛斷了電話之後光著腳丫徑直上了//chuang//,輕輕的掀開了被窩,從容抱住了//chuang//上的男人。

滾燙的溫度迅速而又飛快的將蘇念給包果 住了,大概是因爲那杯茶的関//糸,他好熱好熱。

蘇念不安分了,雖然不太嫻熟,但是貴在用心,一絲一毫都不放過。

被蘇念抱住的男人輕哼了一聲。

翻//shen//之後,男人睜開了眼睛,墨色的眼眸里,慢慢的寫著的都是不悅。

可不悅之後,卻是一片心火 l-i-a-o 原,滾燙無比。

隨後,男人翻//shen//而上。

她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了,這個畫面曾經在她的腦海里想了一萬遍一千遍,但是那一刻真的來了的時候,她卻只覺得無比的痛,痛到讓她有點懷疑人生了。

蘇念沙啞又克制的嚀了一聲,隨後狂風 b-a-o 雨席捲而來!

極致的痛之後,男人長舒一氣,低沉的呼吸後幽幽的淺眠了過去。

蘇念起身把放在//chuang//對面的攝像頭摘了下來,用手機查看著剛剛拍下來的視頻。

透過鏡頭,男人的身材完美到沒有一絲的贅肉。

蘇念轉頭看向此刻在自己旁邊的男人,這份俊朗是讓人窒息的。

接下來的時間,就只要等待男人的 y-a-o 效退卻之後醒過來了。

y-a-o效過後,男人翻了個//shen//,隨後緩慢的睜開了眼睛,入目就是一個年輕的女人。

輕鬆自若的坐在//chuang/的對面,手中拿著的東西太小,看不太清楚。

薄君霆明明記得自己剛剛結束了一個會議打算回⑨店休息的,怎麼回到⑨店卻是現在的這種狀況?

//shen//體的餘熱未消,看到她,他還是有了一些返應。

但很快的,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也明白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不過就是一個不知好歹的女入,自以爲是做了一些讓他反感噁心的事情罷了。

他霸氣的挑眉詢問,「說吧,苦心積慮不擇手段不怕死的爬向我的//chuang//,目的是爲了什麼?」

2
  和我結婚

蘇念先是從沙發上下來,然後撿起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有條不紊的整理。

從薄君霆的角度看過去,她看上去,美好的不像話。

她回頭,穿好了衣物之後,往沙發上輕輕的一坐,神情自然,像是這種買賣做多了,人也挺嫻熟的模樣。

「和我結婚。」

輕描淡寫的四個字說出來的時候,引得男人嘲諷一笑。

他嗓音極低,「癡人說夢。」

比起蘇念假裝的氣定神閒,男人真淡定的氣場恨不得讓整個房間的氣氛都凝固起來。

蘇念自知,跟這個男人比起來,她的道行還淺著呢。

但是此時最重要的是穩住陣腳。

她坐在沙發處,直直的看向薄君霆。

然後秀出手裡的底牌,打開手機上的視頻,充斥著熱//qing//的交織跟低 c-h-u-a-n呢喃。

薄君霆的拳頭一緊,深邃的眼眸危險的眯了起來,鼻尖的不屑跟厭噁很是明顯,「你覺得拿這點東西就可以嫁給我了嗎?」

他頓了一下,強大的氣場讓蘇念覺得這個男人下一秒很可能將自己給吃了。

「天真愚蠢!」

薄君霆給了她四字評價之後,就打算穿衣離開了。

他起來,昏黃的燈光將他照的隱隱若現。

蘇念知道,此行,不成功便成仁。

於是趕在他穿衣之前,清晰而又快速的說道:「薄君霆,二十八歲,商業奇才,海城呼風喚雨跺一跺腳都如同八級地震的人物,最重要的是,這個人物……」

她的眼波上下流轉,似乎是在留懸念一樣,末了才緩緩的說道:「這個人物,即將繼承薄祿山的千億資產,正式榮登首富寶座。」

薄君霆筆挺的站在//chuang//邊,看著如此自信的說出這番話的蘇念,猛得一下,健步上前,精準的掐住了蘇念的脖子,手上的力氣絲毫沒有留情。

才幾秒鐘的功夫,蘇念就有了一種幾乎將她淹沒的窒息感覺。

男人咬著牙,凜冽無比,「如果你打聽的夠多的話,敢威脅我薄君霆的人,不是死了就是還沒出生,你信不信我現在讓你去見閻王爺。」

蘇念艱難的從喉腔里擠出一句話,「視頻已經備份了,定時發送各大門戶網站,半個小時之後準時送達,我現在死了,你就什麼都挽回不了了。」

頸項處的疼痛提醒著蘇念,跟這個男人博弈,一個不小心就會跌入深淵,永墜不起。

薄君霆的手慢慢的鬆開了,冷笑一聲,退後到//chuang//上,就這麼坐了下來。

他在思量,如果對付這個握住他的把柄還不怕死的女人。

因爲對方//shen//上沒穿衣服,蘇念猛烈的咳嗽了幾聲扭過頭去,有意迴避面前這個//shen//軀健美的男人。

卻遭到薄君霆的嘲笑,「躲什麼躲?你不是已經自信滿滿的要嫁給我了嗎?怎麼了?連我的//shen//軀都不敢看?還是,你覺得你這份純 j-i-e 裝的有必要?」

聽到他的嘲諷,蘇念面不改色的直視了過去,「我只是有點不敢相信,我未來老公的那理,現在如此之小。」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