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來伺候我月子,晚上卻發現她時常出門,隔窗一看嚇得我直哆嗦….

      嫂子來伺候我月子,晚上卻發現她時常出門,隔窗一看嚇得我直哆嗦….已关闭评论
   第1章 認罪    

七月盛夏,正是酷暑難當。

法庭內的氣氛莊嚴肅穆,夏悠然一身藍色囚服,戴著手銬靜靜的坐在被告席上。

這是她第四次出現在這裡,相比第一次的惶恐害怕,驚慌失措她已經適應了許多。

她靜靜的坐在被告席上,目光呆滯的看著前方,沒有任何焦距。

直到一聲有請證人慕雲舟先生,慕雲舟三個字讓夏悠然呆滯的雙眼有了一絲神采。

她轉頭看向出現在證人席上長身玉立的男人,他穿著黑色西裝,白色襯衫沒有打領帶,看起來依舊是那樣的璀璨奪目奪人眼球。

一個月沒有見他,她是如此的想念他,夏悠然有些貪婪的看著他,慕雲舟的目光卻半絲不在她//shen//上。

法官正在問他問題:「慕先生,您和被告人夏悠然是什麼関//糸?」

「她是我法律上的妻子。」

「慕先生應該很清楚您的證詞對判決的影響,請如實回答問題。」

「好!」

「你認爲夏婉是夏悠然殺害的嗎?」

「是!」

「您覺得夏悠然有什麼理由動機去殺害夏婉?」

「因爲我!我深愛著夏婉,如果不是夏悠然破壞,我娶的人會是夏婉……」

明明是盛夏七月,可是夏悠然生生的打了一個寒顫。

她的目光定定的落在慕雲舟好看的薄脣上面,他說他深愛著夏婉,他深愛的人一直是夏婉!

心仿佛被扯開了一個口子,汩汩的往外流著血。

接下來慕雲舟說什麼她一句也沒有聽見,夏悠然仿佛入定一般,目光飄渺沒有任何焦距。

「悠然!乖,把這個喝了!」

「悠然寶貝,老公最喜歡你了!」

「悠然別忘記吃//yao//!」

「悠然寶貝,你什麼時候給我生個寶寶?」

「慕太太,你的輸卵管動過手術,壓根不可能懷//yun//!」

「啪!」的一聲響,夏悠然的思緒被拉回來,法官看著她,所有人都在看著她,法官的聲音冷冰冰的:「被告你認罪嗎!」

「認罪?」夏悠然輕輕的吐出兩個字,聲音低沉暗啞不復從前的糯軟甜膩。

她的目光從法庭上所有人的臉上掃過,緩慢悠長,最後落在了剛剛慕雲舟站的那個證人席位上面。

慕雲舟早已經不在那個位置,可是她的目光卻落在那個地方,好一會後臉上帶了一絲笑容。

「我認罪,人是我殺的!你們判我死刑吧!我死有餘辜!」

「悠然!」爲她辯護的律師出聲。

「我認罪!我認罪,人是我殺的!是我殺的!」到了此時此刻,她還有什麼理由去否認,既然這一切是他需要的,既然已經落到這種地步,活著死去,有自由沒有自由還有什麼関//糸?

接下來她聽不清楚法官在說什麼,聽不清楚控辯雙方在爭論什麼,似乎是過了一個世紀那樣漫長。

所有人起立,法官用低沉的聲音宣讀判決書。

「被告夏悠然,無視法紀,致人死亡,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

   第2章 翻譯    

五年後,臨海。

一年一度的企業家年會在臨海如火如荼的召開,企業家年會聚集了各地精英企業家,其規模和報導空前盛況。

臨海所有傳媒都被企業家年會的新聞占據了,就連大街小巷的電子顯示屏上都是年會報導實況。

「盛世執行長慕雲舟先生到達臨海!」

夏悠然拉車門的手一頓,目光一下子看向聲音來源之處。

白色襯衫,西裝搭在手上,英俊的臉上帶了淺淺笑意,即使是隔著螢幕夏悠然也能夠感覺到那淺笑後面的疏離冷漠。

胸口猛然一窒,心房像是被什麼緊緊扼住一樣。

五年了!

時光荏苒,歲月對他格外眷顧,那個男人看起來比五年前更是讓人移不開眼睛了。

「夏小姐!秦先生等著呢!」司機的聲音讓夏悠然回過神來,她閉了閉眼睛,深吸一口氣下了車。

樓上總裁辦秦懷遠斜靠在沙發上面,手裡拿著一份文件翻看,特助站在一旁匯報:「我們的法語翻譯突發疾病送醫,事發突然,找不到合適的法語翻譯,和本沙明先生晚上的會面可能要推遲了。」

秦懷遠停止翻動文件,擡目看向特助:「夏悠然來了沒有?」

特助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秦懷遠,他在匯報和法國人本沙明的事情,老闆突然提到家裡的家庭教師幹什麼?

還沒有想明白,門被輕輕叩響了,秦懷遠揚聲:「進來!」

夏悠然推開門,「秦先生!」

秦懷遠目光在夏悠然身上掃過,白色休閒衫,牛仔褲,小白鞋,很簡單的穿著打扮,看起來卻是那樣賞心悅目。

他臉上的神情柔和了許多,「我讓你過來是有事情要你幫忙。」

「幫忙?」夏悠然疑惑的看著秦懷遠。

「晚上有一個法國客人要過來談合作,你跟著我過去幫忙翻譯一下。」

「翻譯?」夏悠然嚇一跳,「我不行……我……」

「我說你行,你就行!」秦懷遠壓根不聽她解釋,目光看著徐特助,「叫楊祕書帶夏小姐去選購幾套禮服吧!」

說完目光重新放回了文件上,徐特助看看夏悠然又看看老闆,這次和本沙明的會面可不是兒戲,這個年輕漂亮的家庭教師真的能行嗎? 老闆從來不是不靠譜的人,特別是在工作上面,他自然不敢質疑他的決定,只好對著夏悠然禮貌的伸手:「夏小姐,請跟我來!」

晚上六點,夏悠然和秦懷遠一起出現在盛世豪庭,五年沒有穿禮服,她總感覺彆扭,還有腳下的高跟鞋,不像是平底鞋那樣帶給她安全感。

她小心翼翼的跟在秦懷遠身後穿過走廊,秦懷遠拿著手機在打電話,全程說的都是法語,夏悠然就不懂了,他明明法語說得那麼好,爲什麼還要翻譯?

心裡疑惑著,腳底突然一滑,要死了!

夏悠然以爲會出糗摔倒,走在前面的秦懷遠像是背後長了眼睛一樣突然轉身扶住了她。

半個//shen//子都靠在了他的懷裡,她能聞到他身上好聞的古龍水味道,不知道爲什麼,夏悠然臉刷的紅了。

她低聲說了一聲謝謝,快速站穩身子。

以此同時,叮咚一聲,走廊一頭的電梯門打開了。

慕雲舟長身玉立在幾個人的陪同下走出了電梯,他英俊的臉上帶了一絲淺笑,目光漫不經心的看向前方,突然看見轉過走廊的夏悠然的背影。

臉上笑容瞬間隱去了,是她?

不對,髮型不對,那個女人一直都是長髮披肩,而眼前的背影則是一頭乾淨利落的短髮。

而且那個女人此刻不是應該在葉蕭和身旁嗎?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不知道爲什麼,想到夏悠然他心裡莫名有些煩躁。

   第3章 醉酒    

和本沙明的會面比夏悠然想像的輕鬆,秦懷遠法語流利,壓根不需要翻譯,她只是像一個擺設跟在旁邊應應景。

秦懷遠在商場威名遠揚,談判可不是蓋的,合作很順利,合同簽完,一行人轉戰早已安排好的包廂用餐。

本沙明帶來的人里都是能喝的人,夏悠然身爲秦懷遠的女伴自然不能袖手旁觀,她也陪著喝了不少。

這頓飯吃的時間非常長,夏悠然很長時間不喝酒,胃裡翻騰不已,腦袋也暈沉沉的。

支撐不住的她起身出了包廂,看她臉色緋紅走路搖搖晃晃的,秦懷遠看了一眼徐峯,徐峯馬上起身跟了出去。

「夏小姐,這是房卡,你去樓上休息一下吧!」徐峯在外面攔住夏悠然遞給她一張房卡。

「不是還有客人嗎?」夏悠然頭暈但是還有意識,她這樣中途走人肯定不太好。

「沒事,你去休息吧,有我和秦總呢。」

夏悠然實在是沒有力氣撐,接過房卡暈沉沉的進入了電梯。

電梯一路上行,很快在十九樓停下,夏悠然歪歪倒倒的走出電梯,1909,她看了一眼門牌號拿著房卡準備開門,卻沒有想到門竟然是虛掩著的。

夏悠然沒有多想搖搖晃晃的進入關上門,實在是太暈了,她進入臥室後撲倒在大//chuang//上。

不知道睡了多長時間,迷迷糊糊中感覺有什麼東西在//shen//上遊走,那感覺有些熟悉,夏悠然不耐煩的揮手,「別鬧!讓我睡會!」

回答她的是粗重的//chuan//息聲和撲鼻而來的酒氣,夏悠然一個激靈睜開眼睛。

接觸到的是一雙通紅的眸子,慕雲舟?

她是在做夢嗎?還沒有想出所以然,男人的脣一下子覆蓋下來。

「唔唔……滾開……你滾開!」

她拚命的掙扎,哪裡是慕雲舟的對手,他就像是發瘋一般的撕扯著她的衣服……

//shen//體的力量懸殊讓夏悠然沒有辦法抵擋,她又抓又咬,把能用到的招式都用上了。

男人仿若沒有痛覺,只是兇猛的撞//ji//著她……

到最後夏悠然被折騰得失去了意識……

岩漿般滾燙得肌夫貼著她,夏悠然慢慢的恢復了意識,睜開眼睛迎面接觸到的是一張沉睡的俊顏。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全部湧上腦海,那些屈//ru//的記憶那些不堪的過往,夏悠然猛地掙脫慕雲舟的束縛,揚起手一個惡狠狠的耳光摔在他臉上。

這記耳光用盡了她所有的力氣,慕雲舟疼得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他有些茫然,好看的眸子裡還帶著迷茫,看見夏悠然噴火的雙眸,他一下子坐起來:「你怎麼在這裡?」

慕雲舟臉上都是不敢置信,凌亂的衣物,滿身的痕//ji//,傻子也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夏悠然好看的眸子裡都是厭惡,那厭惡刺激著慕雲舟的心臟,只是轉瞬的驚訝後他臉上神情恢復漠然,聲音冷冰冰的,「夏悠然,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一句話刺激得夏悠然渾身發抖,他什麼意思?

難道以爲是自己主動招惹他?這個噁心之極的男人!

她想也不想就揮手抽過去,手被慕雲舟一把抓住了,他漠然的看著她:「夏悠然,你又想搞什麼鬼?」

「搞鬼?慕總應該知道好馬不吃回頭草吧?」夏悠然不怒反笑,「慕總,時至今日你還有什麼值得我夏悠然算計的?」

這句話一出口,慕雲舟眸色瞬間冷得像冰,猛地推開夏悠然,夏悠然猝不及防一下子從//chuang//上跌到了地上。

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她感覺不到疼,笑得越發的大聲了,「我記得昨天晚上召的是盛世的當家//niu//郎,慕總什麼時候改行了?」

慕雲舟狹長的眸子在收縮,嘴脣緊抿,一隻手猛的握成拳頭,那是他氣到極至的表現。

夏悠然仿佛沒有看見他的舉動,看見自己的包扔在地上,她隨手打開,從裡面拿出一張毛爺爺扔給慕雲舟,「這是//piao//資,慕總請笑納!」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