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喪到不敢聽的歌,卻讓網友覺得好暖……

      一首喪到不敢聽的歌,卻讓網友覺得好暖……已关闭评论


文章轉自丨枕邊音樂(ID:vipgequ)

作者丨枕枕

 

郁可唯近日一首新歌刷爆我的朋友圈,朋友都說喪到心裡去了。

我不信,便點開了連結,第一句歌詞驚得我差點沒拿穩手機,心裡只有一個巨大的疑問:是誰,在窺視我的生活?!

這首《三十而慄》唱著生活里最平凡的瑣事,就像是深夜加班回家偶遇街頭歌手,你笑她落魄悽惶,多聽了兩句卻再也笑不出來。

曾覺人生當如夏花絢爛,長大後才發現平凡才是唯一答案,而幾番社會沉浮,連我是一個普通人都害怕說出口了。

郁可唯就像坐在路邊的流浪歌手,燈火初上,自彈自唱著關於我們的歌。

「他擠在人潮之間孤單 ,地鐵外買了兩個飯糰,到了月底奢侈連茶葉蛋也算,對未來不是毫無打算,但投資總是大賠小賺…」

「他走過三十越來越恐慌,怕節節敗退征討變流亡,怕凡事妥協眼神沒火光,跟以前不屑的人那麼像,怕同學名片個個都響亮」

溫暖柔和的聲音一下翻開了心底刻意忽視的地方,皺著眉在心裡小聲辯解我不是這樣,卻被接下來的唱詞瞬間擊碎了僞裝的體面。

「想起年少輕狂說自己像 飛馬,啦~~~~ 啦~~~ 啦~~~~ 啦~~~,啦~~~~ 啦~~~ 啦~~~~~~」

驟然出現的飛馬揚起心頭的狂風,風沿著思緒帶我們見到記憶里那個年少輕狂的自己。

她/他還是肆意自由的模樣,在夏日毫不疲倦地奔跑,大聲地講著自己長大後要做的事情,那時的風都透著蓬勃的青草味。

她/他跑到你面前,問你:你還好嗎。

成爲大人的我們眼神閃爍,大量的情緒堵在胸口,張了張嘴,卻什麼都答不出。

很多人大學出門讀書,畢業了在城市裡當一顆小小浮萍。工作生活上壓力逼著你不斷往前碾,想念家卻害怕那裡的一地雞毛。

趕著晨光擠進大巴與地鐵,然後踏著夜色回到空無一人的出租屋,一身疲乏想叫個外賣,卻看到微信上父母半勸解半威脅的相親計劃,頓時胃口全無,認命起身打杯水,手機叮咚一聲是房東和你說下月房租要漲。

打開通訊錄想要訴苦,卻無一人能打去電話。最後一聲長嘆,湊合過吧。

一句湊合,涵蓋了多少妥協。

無數的害怕變成了焦慮,一日洗完臉看著鏡中陌生的自己,沒能實現自己的夢想,卻活成了最討厭的樣子。

以前的夢想是有夢飲水飽,現如今,怕不過是酒肆閒談一句嗤笑「夢想能當個飯吃?」

生活的壓力世俗的看法在你耳邊呢喃軟語:只要隨大流,便是輕鬆,誰不是湊合過的~ 但就是不願意湊合,才會在聽這首歌時思緒繁多。

正如歌詞唱的那樣,怕自己原地打轉,怕從此滿腦柴米油鹽,怕將來只能孤身一人站在陽台看著租來的月光。

個人如此,遑論愛情。

「他微醺打了電話問安 ,她有些感動有些慌亂,他原諒了她心情複雜的背叛,釋懷讓談心沒了負擔,關懷讓寂寞有了期盼,剛想開口聽到那頭 叫她的另一半」

前幾天一大學同學約我吃飯,見了面支支吾吾的,我直接問是不是最近經濟困難。他愣了下卻說不是借錢,是瑞寶要結婚了。瑞寶是我們共同的朋友,也是他前女友,因爲名字裡帶個瑞字,他就這樣叫著。

他們的故事平靜地都上不了肥皂劇。同學有幾分才氣,在學校里也小有名氣,瑞寶是他從大一就在一起的女朋友,兩人當年算校園神仙眷侶,我們都調侃小兩口萬一畢業就結婚禮金能不能打白條。

畢業後大家各自散去不同城市,再聽到他們的消息是多年後瑞寶給我打電話,說他們分手了。印象最深的一句話是她對我說:「阿枕,我不想將來孩子生病我連掛水的錢都掏不出。

我難以想像瑞寶這些年的窘迫。她不是那種嫌貧愛富的女孩子,可這同學這些年的樣子讓她恐慌。而朋友覺得自己還年輕,辦公室一坐看到頭太沒勁,想寫書,便一直做著自由職業,偶爾給雜誌投稿換點稿費生活,一寫就寫了好幾年。

我問他現在還在寫書嗎。這個已經有些發福的傢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早沒寫了,找了份工作,挺穩定的。」

朋友在桌那頭還在絮絮叨叨講著瑞寶結婚他該送多少紅包。我卻五味雜陳,一句「你丫早幹嘛去了」猶豫了許久也沒能說出口。

年歲增長里的愛情,總是碎得很容易。

歌詞聽到現在,說實話有點窒息,女聲的吟唱好不容易安撫了被攪亂的心,正當我以爲要結束時,郁可唯用平靜的聲音又補了個刀:「怕躺在租來的家凝望著月光,彼此將就的人背靠著背無話可講。」

頓時心血上湧,一句粗口不知當講不當講,但隨即又笑出聲。

不知道大家是什麼感受,對我來說,郁可唯花了一整首歌的時間去唱青年焦慮、中年危機、講俗世洪流下大家的無可奈何,可偏生在細枝末節的音符里往心頭的那團火添了把柴

歌詞喪到不行,曲調卻舒緩如春日裡的豎琴滌盪百川,郁可唯嗔笑著我們的不如意,十一個「怕」唱不完心中一個愁,正落寞,一把拉我們跨上白馬凌風跨銀川。

俗世拋之腦後,去有水的地方紮根,在有光的地方長葉,複雜的人事突然在眼前清晰起來。那些該堅持的事情,該放下的事情,一個個都鮮活跳躍起來。在歌聲中,狠狠地擁抱了那個惶恐的自己:謝謝你,辛苦了。

人生漫漫,寒風刺骨征途泥濘難免失意,一把叫《三十而慄》的刀子戳進心裡,你笑歌唱者的彆扭,罵著歌詞傷人,又感謝她的暖意。

直到此時,你才發現,原來心頭血,還是滾燙。

視頻、圖片來源於網絡,如侵權敬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