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凌周杰倫秀恩愛,粉絲們卻都喊著他快出山…

      昆凌周杰倫秀恩愛,粉絲們卻都喊著他快出山…已关闭评论

前幾天一條來自昆凌的微博動態,短時間內就上了熱搜,無數網友奔走相告,昆凌官宣了周杰倫小公主稱號!


不僅官宣周董是「小公主」,還是「家裡那位」~


這把狗糧啊,是又甜又虐,但是網友評論的畫風卻是:小公舉的新專輯什麼時候發啊?


畢竟如今在不景氣的華語樂壇也只有周杰倫,一出新歌就能朋友圈刷屏,也畢竟只有周杰倫發了土味情歌新專輯會讓萬千羣衆在去年自發上演了「衆人請願方文山救救周杰倫」大型慈善活動。


粉絲們之所以呼喚方文山,恰是因爲,多少人的青春里,周杰倫的歌曲是一種慰藉,方文山的歌詞則是那時候抄在歌曲本里的,不明不白的情緒,是青春的痕跡。

——周杰倫&方文山,多少人心中的天作之合。


學歷並不高的方文山最開始是想做編劇,但無奈沒有學歷,沒有背景,根本進不去電影圈,於是,他退而求其次,想試試寫歌詞。

 

那時候的他戴著安全帽做著各種各樣的體力勞動,現實生活讓人疲於奔命,但他還能一邊拎著電鑽在塵堆瓦礫中勞苦工作,一邊隨身帶紙和筆,邊工作邊想歌詞。

 

可生活總是讓人會嘗遍冷暖。方文山用笨辦法寄給多家唱片公司的100多本歌詞集無一例外地石沉大海,一個面試通知電話也沒接到。

 

成名之後,他回憶過去,曾說過,「最寶貴的東西就是曾經的經歷,許多歌詞的靈感,都是來自於曾經遭遇的經歷。」

 

於是就有了像《一路向北》中的後視鏡里的世界,越來越遠的道別,裡面大段開車場景的描述,就來自於他曾經當貨車司機的經歷。


 

就在他心灰意冷之際,1997年的一個凌晨,方文山的命運迎來了逆轉。吳宗憲親自來電,邀請他到自己新成立的音樂工作室任職。

 

同時被吳宗憲發現的還有單親家庭長大,沉默寡言的周杰倫。方文山說初次見面,雙方都沒好感。雖然兩個最初互相看不慣的人,卻都格外珍惜機會,都很拚命。住在小小的辦公室,一個寫詞,一個作曲,漸漸養成了默契,開始彼此欣賞。

 

最開始,方文山在簽約第一年,沒有發表任何作品,也沒有任何收入,直到突然周杰倫猝不及防就紅了。

 

2000年,周杰倫的第一張專輯《Jay》面世,唱片大賣,從那年起,他一紅就是十幾年。

 

而也是在那一年,31歲的方文山,拿到了台灣金曲獎最佳作詞,從此之後作爲周杰倫的金牌御用填詞,方文山也變成華語樂壇上一個過目不忘的標籤。


高曉松曾經讚美方文山的詞是,「用中文寫歌詞有很多不同的風格,純以美來說,文山是頭一把。沒有人能比得上文山。」

 

方文山的詞妙在有著蒙太奇的美,而這其中他的祕訣就是,「如果大家都講情緒的字眼,我就畫面感強過情緒」。

 

於是就有了《雙截棍》里那幾乎是撲面而來畫面感:

 

 

當周杰倫含糊不清地唱起這首雙節棍,那炙熱的,躁動的,夾雜汗水的青春期的夏天仿佛就在昨天,而我們也可以跟著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回憶起這熱血的、率真的、誠實的歲月……



文山說過自己並非是如周杰倫那樣的天才,他曾經研究過別人上百首的寫詞的技巧:「我研究過上百首歌詞,總結它們的結構、記憶點、畫面感,我不斷地嘗試,甚至用寫小說的全知觀點去寫歌詞。」

 

而當他把自己的天馬行空的「鬼才」之處,用神奇的斷句湊出韻腳,用各種華麗的修辭手法作爲自己的絕招時,他用自己最愛的「中國風」引領了華語樂壇的新潮流。

 

他從蘇軾那首《京口得鄉書》得到靈感,一紙鄉書來萬里。問我何年,真箇成歸計。白首送春拚一醉。東風吹破千行淚。

 

於是有了《東風破》

 

 

這一首首濃郁的「中國風」歌曲,成了周杰倫與方文山都割捨不掉的個人大IP,當他們把中國風玩得最興起時,恰是他倆各自的巔峯期。


於是到了《青花瓷》,他把純正上品汝窯的顏色天青色寫進了歌詞,「雨過天青」這種絕品之色,有了生命: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你

炊煙裊裊升起 隔江千萬里

在瓶底書漢隸仿前朝的飄逸

就當我爲遇見你伏筆

 

 

就像方文山自己說的,「我很喜歡中國風的作品,喜歡底蘊厚重的文字,我想借歌詞的形式表達漢字的珍貴,屹立千年而歷久彌新的特性。」

 

他創作至今,500多首作品中,中國風的歌曲大概僅占了他總創作量六分之一。

 

想一想,他跟周杰倫確實是「天作之合」,周董歌承包了我們多少人的青春記憶,而方文山的詞,又占據了我們多少人的青春,我們渾然不覺,他引領了多少華語樂壇經典歌曲的出現,卻從沒拘泥過一種形式。

 

方文山的伯樂吳宗憲曾經就說過,「你總是不會知道方文山下一次會給你寫出什麼東西來」。

這些創作的靈感,很多都來自於在創作歌詞之外,方文山還在做自己喜歡的國風推廣的事情。


在一些人看來有些事情是難以理解的。他推廣漢服,從2013年開始,就在浙江西塘,每年舉辦一次「漢服文化周」, 他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推廣與復興漢服文化,對我而言是一項極具文化使命感的任務。」


做這些事情,方文山說過都來自於興趣,來自於推廣國風的責任感,他說,「一個人最大的悲哀,就是不願意當自己」

 

是啊,沒有誰的生活是應該全部爲別人生活的,能夠「自私」的去做自己,多爲自己去考慮,像方文山說的那樣按自己的意願生活,其實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想一想,我們多久沒有去真正正視自己的內心了?我們多少人被各種條條框框束縛後,逐漸不敢去想想重視自我感受這件「小事」了?

 

特別是我們現在的女性,從我們出生開始,似乎一直在被各種標籤所困住。我們是女兒、是妻子、是母親,卻經常被要求,不把自己放在首位。

 

當我們把「自己」隱藏起來之後,在各種潛移默化的外界規則背後,是我們不覺地將外界的標準,變成了一種否定自我的標準。


波伏娃曾說,「一個人並非生下來就是女人,而是變成女人的」

 

在很多女性把「自己」隱藏起來的現在,或者我們應該多鼓勵她們「自私」一點。

這個「自私」並非是逃避責任,並非是只考慮自己,而是希望更多的女性多重視自己一些,去想想那些被隱藏起來的自我,真正去考慮下什麼是忠於自己的感受。

 

最近剛好看到寶潔和方文山一起做了個「小事」,在38這個專屬女性的節日,攜手周杰倫御用詞人方文山,爲女性創作專屬的「自私」情詩。


每一個女性,都別太爲難自己,多愛自己一些,我們不該被各種外界的標籤和標準束縛住自己,去否定自己真正的內心感受和需求。

詩短情長。點擊上面「自私情詩社」,獲方文山親自創作的你的專屬「自私」情詩,所有可愛的女孩兒,都能被浪漫包裹,給自己更多以寵愛和呵護。


畢竟,「愛自己,才是一生浪漫的開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