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通這款遊戲只要1個小時,理解它可能需要一生 | 杉果專欄

      玩通這款遊戲只要1個小時,理解它可能需要一生 | 杉果專欄已关闭评论



上世紀90年代,我剛出生不久的時候,快遞還沒有那麼流行。

那時候,我對郵遞員有著很深的記憶,覺得他們是傳遞愛和幸福,牽掛和思念的一羣人:

騎著一輛老式的自行車,穿著傳統的黑白布鞋,腰間挎著具有標誌性的綠色郵政的郵包,穿梭於或鄉間或街道。

伴隨著「叮鈴鈴」的自行車鈴聲,帶有濃烈情感的書信,經由他們之手抵達目的地。

少時回憶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腦子裡,而《微小回聲》( Tiny Echo)這款遊戲裡,出乎意料地,給了我一次機會,成爲了記憶里的這羣人。


《微小回聲》是一款冒險解謎遊戲。

試想一下,在一個地下深處的奇異世界裡,沒有移動設備,他們該如何進行交流?

是的,一隻獨眼的小精靈(玩家),將作爲一名郵遞員,傳遞信息。



故事的最初,從地面上層展開:乾涸的土壤、荒蕪的世界,13位垂頭喪氣的人們呆坐在一起,了無生氣。

這13個人,受到了靈魂的束縛、情感的挾制,無法讓世界以正常的秩序運轉。


他們身上散發著黑暗的煙霧,縷縷飄進了一個大坑裡。霧靄化成黑色的手掌,向地下投入了信件。

他們每個人心裡都有想要傳達和傾訴的事情,內心深處濃濃的憂鬱,化作黑霧向自己的家鄉傳達了出去。



信件掉入大坑之中,在這個小小的洞穴里,一隻大眼仔收到了13封信。

這個僅有一隻眼睛的小信使EMI,有著圓圓的腦袋,懵懂的大眼睛,穿著小黃裙子,斜跨著紅色郵包。

她熟練地收下了信件,開始了自己今日投遞的工作。


郵差的工作其實很簡單,走到閃著白光的精靈居民面前,翻開自己的紅色郵包,拿出信封揮揮,居民們就會欣然收下自己的書信。

然而,就像現實寄送的旅途一樣,路程上並不輕鬆。

EMI會碰到擋在路中央的大狼,如果你徑直走在他面前,他會發出聲聲的低吼,恐嚇你走出他的範圍圈;



或者是遇到黑暗的妖精,讓你無法再向深處走去,進而停止投遞的腳步。



這些都需要通過EMI觀察周圍的環境,點擊物品,找到破解的方法,讓大狼離開道路,讓黑暗精靈不再釋放黑暗。

即便找到了居民,也不一定就會立即成功,有一些居民正處於沉睡狀態,EMI要先叫醒居民,才能夠安全把信件送到他們手裡。

比方說這個龜縮在樹葉的深處的居民,積年累月都躲在樹叢之中,EMI需要幫忙扒開遮蔽在他頭上的樹葉,陽光照射到這個居民的身上,精靈才會從沉睡中甦醒過來。

這個居民的手裡的蜜蜂需要嗅到花的芬芳,可是他身邊的樹枝已經乾枯而死。

EMI要讓水流動起來,解謎的方式是需要先去傾聽居民的悲傷故事,EMI就會非常的難過,大眼睛裡湧出滴滴淚水,最後灌溉所有的樹木,促使它們開出花朵。

這些居民們接收信件的時候,會有一個黑色的影子伸出手來,畫面會跳轉至陰暗一隅。

精靈的居民躲在這裡面,渾渾噩噩,無精打采。

而信封此時就擺在地面上打開之後,一律白色的霧氣化成一雙手,打出響指,讓沉溺於衰敗和喪氣的精靈們從陰鬱中甦醒過來!

好比,龜縮在樹葉深處的居民,手裡捧著的灰暗樹葉,突然從其中開出了一朵鮮花。

掌管火爐的居民,終於也守得焰火重新升起。

等到他們甦醒過來,居民們身後的黑影消失,似乎已經得到了心靈的安慰。

畫面再次跳轉到EMI身上,她揉了揉自己的單眼,仿佛也才從夢境中甦醒過來。

也許她也在寄信的時候,和親歷者一樣,體味了每個人的傷痛和無奈。

13封信件需要在EMI動用所有的腦力和情感之後,全部送到對應的人手裡。

至於最後,13封信件寄送出去會發生什麼呢?

爲什麼地面上會發生那些畫面?

而這些人的變化又會引發什麼?

就由各位自己去體味了。

整個故事裡沒有出現任何的文字,可就是在這沒有一句言語的遊戲裡,你也能感受到這份故事的愛意。

即便害怕,路途險阻,一個普通的郵差,

用無言的方式傳遞著一封又一封,希望的信件。

遊戲伴隨著悠揚的音樂,配合詩意的圖像和字幕滾動,爲這個短短的如同童話寓言的故事,畫上了完美的休止符。

雖然全篇會穿插著稍帶壓抑的BGM和音效,但是整體畫面呈現的氛圍依然十分清新。



值得一提是,這款遊戲的廠商的名字是——Might and Delight(可能與歡愉),他們旗下的遊戲都透露著跟他們名字一樣的氣氛。

這是一家小型的遊戲工作室,他們的目標就是帶來精心製作、具有藝術感的互動體驗遊戲給玩家。

而他們的確做到了。

《微小回聲》對你來說可能是一個從未聽過的名字,但是你也許聽過《Meadow》和《Shelter》(避難所),Might and Delight創造了一種全新的藝術風格。他們旗下的遊戲,幾乎全是特別好評。


尤其是避難所這個系列,利用大色塊和紋理的結合的獨特美術畫風,編織了一個又一個在大自然里的動物故事。


《Shelter》里,講述了玩家作爲母獾保護她的幼崽免受傷害,在荒原里艱難求生的故事,用遊戲譜寫了對母親的讚歌。

《Meadow》則是一反他們的遊戲玩法,創造了一款讓玩家扮演動物,在鬱鬱蔥蔥的草地上自由玩耍的多人沙盒遊戲。


唯一沒有失掉的是,

他們身體力行,始終如一地,在向世人表達,

對於世界、大自然、動物和愛的稱頌。

以前「遊戲到底是不是藝術」這個問題總是令人爭執不下。

但Might and Delight帶給我的歡愉,展現出的遊戲的可能性,

讓我可以斬釘截鐵地說,

是的。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杉果遊戲的立場。
文中圖片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作者。

如果你想要感受清新的暖意,

可以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

查看Might and Delight廠商的作品。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

我們還有這些內容值得一讀: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些沙雕笑容實在是頂不住啊!

· 遊戲包圍城市(1):遊戲製作人們都想摧毀的地方

· 玩了這麼多年遊戲的你,可能誤會了GAME OVER的真實含義

· 每一個像素都由純手工繪製,這款逼格滿滿的遊戲你不容錯過

· 喘氣就能療傷,腰包可塞核彈,遊戲世界的奇葩邏輯你見識過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