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女人有多難?這部現實到扎心的劇只道出了冰山一角

      當一個女人有多難?這部現實到扎心的劇只道出了冰山一角已关闭评论

今天是三八婦女節,八八祝各位女性同胞節日快樂!

除了能放半天假,這個節日對女性來說有怎樣的意義?去年婦女節李冰冰發的這條微博,今天依然值得推薦給大家看看。

嗯,相比這個日子特供女性的各種恭維和甜言蜜語,八八更想爲汕頭大學的這個條幅鼓掌。

滿屏的「女神」「女王」會讓人有種錯覺,似乎女性都被捧在手心;但從反映重男輕女等問題的熱播劇《都挺好》,最近引發刷屏討論的熱烈勢頭,可以看到現實生活中女性依然艱難的處境。

人們常習慣身邊即世界的認知範圍,因此關於此劇的議論,也上演了大型割裂現場。

有人說:誇張了吧,現在哪還有這麼嚴重的重男輕女問題啊?更有人像「我家那閨女」里爸爸們一樣,表示不以爲然:女性都騎到我們頭上了,男人才是弱勢羣體!

可看看評論區裡的血淚控訴,句句觸目驚心。沒有經歷過重男輕女的傷痛,或沒見過這樣的例子,只是你幸運。

——我是觀衆想打人的分割線——

先說說這部劇的優缺點吧。

上周五開播前,八八從預告片就嗅到了刷屏爆款預定的氣息。但同時也有些隱隱擔心,怕它會變成老娘舅式家庭成員互撕狗血大全。『

第一集就死媽,第二集就上演葬禮兄妹大吵連骨灰盒都給摔地上的抓馬劇情。

開場就這麼高能,少見。

接下來的情節繼續高能:由兄妹互相指責引出了種種不公平往事的回憶:這位重男輕女的媽,在生時砸鍋賣鐵傾盡資源供養兩個兒子,卻對女兒極盡苛刻。

兩兒子天天早餐火腿牛奶,女兒只有泡飯開水;

兒子們金貴地供起來不用幹家務,女兒卻要當使喚丫頭。

老大考上美國名校,賣房也要給學費;女兒成績好想考清華,媽媽連研讀班的學費也不給,直接打發她去讀免學費的師範學校。

老二娶媳婦,又賣房給辦婚禮置新房,搞得女兒連家裡容身之地都沒了。媽媽還理直氣壯地說:你是女兒,怎麼跟哥哥們比。我們只負責你到十八歲,又不指著你養老。

女兒傷心到了極點,對著老媽喊出了心裡話:嫌棄我是個女孩,你爲什麼要生我?!

中國人是重視親情的,「一家人最緊要齊齊整整」。但天下無數家庭里,既有感人的父愛母愛,也有拜親人所賜無法癒合的傷口。和睦的表象下,這些軟肋和隱痛往往被深埋起來,無處訴說。

因此女兒明玉這一句話,喊出了許多類似遭遇女性埋藏在心中的傷痛。

劇情再往下走,只見全家男人們一個賽一個極品:

二哥明成是個啃老搜刮爹娘的媽寶男,剝削妹妹還一副理所當然的張狂樣。

史丹福大學畢業留美十年的大哥明哲,是傳說中的雲盡孝。對伺候贍養老爹的弟妹各種遠程挑剔指揮,自己卻是半點實際事沒做。

一口答應接老爸到美國養老,可自己失業要靠老婆養一家三口,還不由分說想把自己老爸的重擔也加給她。結果事情不成,爲面子他連句解釋都沒有,任由老爸和弟弟弟媳手足無措亂成一團。

蘇老爹更絕。

兒女們成長過程中,他是個任由妻子欺壓、一聲不敢出的窩囊廢。如今妻子去世,他突然像奴隸翻身把歌唱,作天作地各種毛病大爆發,指使兒女們圍著自己團團轉。

看得觀衆每晚都想衝進電視打人。今天想打那個媽,明天想打二哥,後天打大哥,到最近幾集,蘇老爹以碾壓式實力勝出,每天都有想打他好幾次的衝動……

衝突激烈程度和頻密性都那麼強,話題熱議當然停不下來。但極端案例集中在一家人身上,這就是八八早感覺這劇會火,卻又擔心它會變成老娘舅式狗血大全的原因。

但看看觀衆評論就會發現:沒見過這類現實例子的,會覺得這些角色和劇情極品極端;經歷過或聽說過更多家庭矛盾案例的,卻會覺得劇情特別真實,甚至奇葩程度只有現實的十分之三。

這劇播出後,也有不少質疑BUG的聲音,比如故事發生在蘇州,很多演員卻一口京片子;計劃生育管控嚴格時代怎麼生三胎;史丹福大學畢業的精英,工資居然跟送披薩一樣多,等等。

這些確實是不夠嚴謹的BUG。不過大多數觀衆因爲被現實到扎心的劇情吸引,變得相對寬容,放過了對這些枝節問題的細究

對這劇的未來走向,八八還是有些擔心的。畢竟開始狗血閾值就很高,後來恐怕只能不斷調高以保持刺激力度。

持續高能劇情能hold住熱議度,但合理性和高品質能否保證,會不會有高開低走或爛尾的可能,八八還真不敢說。

——我是老爹神演技的分割線——

到目前爲止,正午的製作還是很見水平的。雖然衝突劇情不斷,但沒有淪爲老娘舅式爲撕而撕的獵奇圍觀,反而激發出很多觀衆感同身受的共鳴。

因爲劇情和角色雖極品,卻都能在中國式家庭中找到典型;而劇中的主要人物,也都有多面和合理性。

喪偶式育兒家庭常見的強勢母親和隱身父親;養兒防老的算計和對女兒的盤剝;兩代人生活習慣的差異,和國人的好面子攀比心理…..總有一種典型會讓你想起自己身邊的真實案例。

這劇的選角也值得一夸。姚晨的衣品和演技都在線;郭京飛把二哥待妹妹的可惡、和對父母妻子卻還不錯甚至有點萌的兩面,都演得到位;最神的是倪大紅,他簡直不是演,活生生就是。

兒子兒媳帶自己買衣服,他一眼相中件高檔的,卻百般推託:太貴太貴,不要不要。

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一定要在百般推脫無效、孩子強行去買單後,才心花怒放地笑出滿臉褶子:這件衣服啊,爸是真喜歡。

以爲要去美國了,專門請一桌飯廣邀昔日老同事,好向他們炫耀。

炫耀的套路必須是先抑後揚,先傲嬌強調自己才不想去美國,是兒子兒媳孝順哪拚命邀請自己拗不過哪。

實在是考慮到不去會傷孩子心,我才勉爲其難答應去哪!

簡直懷疑倪大紅在我家安了攝像頭,這跟家裡老人家的說話套路、表情動作,一毛一樣!

有話不直說試探孩子、吹牛攀比好面子,是很多老人家的通病。不過蘇老爹以下其他毛病,正常父母里比較少有,但生活中也常會見過或聽說過類似的極品老頭。

他各種作,折騰得老二兩口子圍著自己轉。不愛洗澡、亂吃東西、遭受打擊就在房間裡打滾,還不要水要喝手磨咖啡,兩口子也都好聲好氣小心服侍了。

可別的兒女關心他在老二家過得怎麼樣,他卻告狀撥弄是非。告狀還是用反話告的,說他們很好,對我可盡心了。天天點外賣,雖說硬點吧,但我也餓不死。

自己不聽勸積蓄被騙,作天作地要跳樓。女兒問是不是老二給他臉色看,他不替兒子兒媳澄清,反而故作委屈地來一句:倒不是老給,有的時候給點……

他用各種微表情小動作,演出暗戳戳的小心眼小算盤,所以特別真實。假如換一個演員,用更激烈的表演方式,會很容易淪爲老娘舅式大吵大鬧,觀衆反而不會那麼入戲和戳心。

不能再細細品位了,否則又想進螢幕毆打倪大紅老師了!

劇里很多地方張弛有序的節奏把握,也有效避免了陷入一味狗血喧鬧。

比如兄妹在葬禮上狂吵互罵摔翻了骨灰盒,衝突激烈程度已經到了極致,隨後接的鏡頭是:後面巴士上蘇老爹臉上一震

然後他默默地把遺像反轉過來。好像在說:沒事沒事,看不見……

這一幕頓時從狗血互撕,變成了黑色喜劇。

此外,劇中的女兒、媳婦們都理性實際、善良優秀。

男性全體奇葩女性都正常,說實話也有偏頗之嫌。但這樣搭配設計,男士們胡鬧時有制衡的人,就不至於變成全員大吵、菜市場互撕。

過去的國產劇,常把女性角色設計成或傻白甜、或撒潑胡鬧、或惡毒使壞。因此單看這劇有些一邊倒,但考慮到過去螢屏上長期的性別偏頗,終於有劇起到糾正作用,還是讓人長舒口氣的:

總算能在國產家庭劇里,看到一批正常女性了。

——我是女人不容易的分割線——

當一個正常的女人,有多不容易呢?

首先她們常常要面對傳統觀念下,家庭資源的不公平傾斜。

劇中蘇老爹有記帳的習慣,三個子女從小到大的所有花銷,小到兩串糖葫蘆都一一記上。

拉大鏡頭可以看到,明玉的每天開支,也就是早餐幾毛錢零花幾毛錢橡皮一塊鉛筆一支。兒子從學校起每天的零花錢、零食都超出數倍,更不要說後來的大項開支。

像蘇家這樣連吃飯、文具都要兒女區別對待的,應該是比較極端的案例。

但劇中爲了兒子留學、結婚一間間賣房,讓女兒委屈不已的情節,在現實生活中常以另一種形式上演。

很多中國家庭會默認要爲兒子結婚買房,女兒呢找個有房的老公就好。尤其在房價高企的當今,父母積蓄往往只夠給孩子買一套房子。因此假如有兒有女,這錢大多只花在兒子身上。

但按新婚姻法的規定,婚前財產不算夫妻共同財產。因此很多女性得不到父母支援買房,婚後萬一離異,夫家的房自己又沒份,就會像小明玉一樣面臨無容身之處的窘境。

劇中蘇母面對女兒的質問,理直氣壯。

在她的觀念中,養兒防老,在兒子身上投入資源,老來才有回報。而女兒要嫁人,將來就是潑出去的水。不指望女兒養老,在她身上投入的資源當然要儘可能少。

假如真是這樣,雖然親情中充滿算計讓人感覺冰冷,但某種意義上也算公平。

但現實往往是,父母把資源都傾斜給兒子了;但到養老時,女兒要出的金錢和時間精力,一點也不少,甚至比兒子更多。

曾決絕跟娘家一刀兩斷的明玉,母親去世後墓地葬禮的錢全是她掏。

饒是這樣,還要被扣不孝、忘恩負義的大帽子。

劇中蘇明玉跟二哥大吵一架,被趕走不許參加母親葬禮時,她想扯下臂袖上的黑紗,一時之間卻怎麼都扯不開。就像她與蘇家的親情糾葛,真能一刀兩斷嗎?

很多人覺得明玉應該更狠心果斷些,但現實生活中,敢於「不孝」是要頂著多大的輿論壓力。而且被虧待的孩子往往沒法做到心硬:就算父母不仁我不能不義。

越是從小得不到父母肯定和關愛的孩子,內心越是渴望親情。

強行切斷了親情的明玉,在大哥回國奔喪時,她冷漠得已經忘記怎麼跟親人擁抱。

但後來她到美國出差,小侄女主動跑來牽起她的手,心一下子就軟了。

雖然從小父親在應該保護她的時候,總是懦弱地找藉口溜走,

但童年時在餐桌上偷偷給她夾菜的一絲溫暖,就足以讓她不計前嫌回報。

八八又想起了馬東老師那句:心裡很苦的人,一絲甜就能填滿。

講到當女人有多難,其實這部劇已經給明玉開了金手指,讓她大學勤工儉學時就路遇貴人,順順利利一路高升。再被捲入娘家的種種紛擾時,起碼對她來說,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被原生家庭剝奪了資源的很多女性,道路都會比她艱難許多。甚至在極端重男輕女的家庭中,根本不會讓她有上大學的機會。這種家庭走出了很多樊勝美,卻很少有蘇明玉。

當然現在也有很多女孩在不重男輕女的家庭出生長大。

就像劇中的二嫂,看到婆家三個子女的帳本後滿臉震驚。顯然,在她從小的認知中,兒子女兒不應該有這樣的待遇和資源差別。

她立刻表示:明玉沒有贍養父親的義務,而自己和丈夫應該把過去家裡花的錢還上。

爲此她努力加班多掙工資,把還錢的事變成好好工作的一個動力。


相信她有一個健康的原生家庭,才能培養出這樣積極向上的孩子。但有過無憂無慮的童年和少女時代的她,如今終於體會到婚後女性的艱難。

假如一個男性想衝刺事業拚命工作,會得到全家的支持。配偶娘家發生什麼事一般也不會干擾到他;但她是個女人,因此加班工作回家還要照顧家庭,並爲公公鬧出的各種奇葩事勞心費力。

大哥明哲的家庭情況更是如此。他上班時,大嫂要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家庭;他失業後,大嫂一份工資養全家,老公還要接自己爸爸到美國來讓她養……

有人說這劇是極品男人大全,把男人描寫得太壞、女人太好。


其實對於占盡了資源的男性,羣衆的要求真的不高。只要掙錢養家,就是一個好男人。而做一個好女人呢,不但要掙錢養家,還要養娃帶娃、贍養服侍公婆……

在這個屬於女性的節日,向你們致敬。願所有女性今天付出的努力,能讓未來的她們道路更開闊,得到更多的平等、自由和被尊重。

編輯助理:90後學姐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文章

請掃碼關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