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雲龍退賽《歌手》:流量爲王的時代,我依然屬於我自己!

      鄭雲龍退賽《歌手》:流量爲王的時代,我依然屬於我自己!已关闭评论


轉載自 丨 枕邊音樂(ID:vipgequ)

《聲入人心》的開播,一下將「高大上」的美聲拉入了尋常百姓家,西裝革履的小哥哥們放聲高歌,每周都要刷新好幾次羣衆們的熱搜。

其中風頭最盛的,便是號稱「音樂劇騎士」的鄭雲龍——

所謂「始於顏值,忠於實力」,鄭雲龍與阿雲嘎聲音相互襯托產生了美妙的化學反應,少女的芳心被「雲次方」CP瘋狂收割;

由他主演的音樂劇一票難求,很多人曬出了票根表示爲他而來;

與另外三人組成的「聲入人心男團」更是在高手雲集的《歌手》大展拳腳,微博相關詞條閱讀量猛超20億。

種種跡象表明,他已經一腳踏入了頂尖流量的領域。可就在此時,鄭雲龍通過微博髮長文宣布退出《歌手》比賽,並稱:

「感謝《歌手》,我真的很想跟你們一起走下去,不過沒關係,我的心永遠與你們同在!」

「我是音樂劇演員,鄭雲龍。」

即便粉絲數量以每周十萬單位級增長,即便已是聚光燈前的絕對C位,《歌手》舞台上的鄭雲龍依舊像首次出現在《聲入人心》中那樣,自我介紹道,並從不更改。

而此次退賽,也是因爲與音樂劇巡演的上海站時間衝突。不熟悉音樂劇的朋友可能不太了解,鄭雲龍做出這個選擇意味著什麼。

中國音樂劇發展了30年,依舊沒能形成濃厚的觀劇土壤。大多數時候是台上的人嘔心瀝血,台下觀衆稀稀拉拉,劇票半賣半送也無人問津。報考音樂劇的學生更是越來越少,全靠老一輩憋著一口氣死撐。有業內人士說過:音樂劇人聚餐的時候會突然沉默,不知道該說什麼。

而以《歌手》爲代表的綜藝節目,是娛樂的中心點,是聚光燈永亮之處,節目背後是無數資本大鱷與粉絲經濟帶來的頂級流量。

十字路口前,向左任重道遠,向右星途璀璨。

鄭雲龍做出了自己的選擇,或者說,早在多年以前他就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那玫瑰綻放著火紅色屬於春季,那湖水蕩漾著天藍色屬於夏季,我不再屈從我的命運,我屬於我自己」

一首《我屬於我自己》,原本是《伊莉莎白》中的唱詞,被鄭雲龍重新演繹以後,與他的人生倒是充滿了契合。

玫瑰綻放,春日降臨,一切的開端源自14歲那年與音樂劇《貓》的偶遇,從此,鄭雲龍心裡愛上了一個人,她的名字叫音樂劇。天賦與家學令鄭雲龍在僅有三個月基礎的情況下進入了北京舞蹈學院音樂劇專業,與他同期的,是一個來自蒙古族的康巴漢子,阿雲嘎。

進入了學院的大龍就像重新找回了自己,從早到晚一天十幾節課依然不能磨滅他表演的熱情。他是一塊隕鐵,不斷熔煉,不斷敲擊,逐漸開出了鐵之花的模樣。

肖傑:「我覺得大龍(鄭雲龍)是比較聰明的,他能夠從一個角色的身份、興趣愛好等出發,自己去分析和設計,然後從這些細節上建立這個人物的整體感覺,再跟自己本身去做結合。」

表演是個自我重鑄的過程,將自己掰開了揉碎了,重新鑄造成角色的樣子。而鄭雲龍是這方面的佼佼者,大四出演畢業劇目《RENT(吉屋出租)》更是一戰成名,自此拉開了他永恆A角的演繹生涯。

「只有穿過沼澤絕望的窒息,才發現生命的意義」

即便是天選之子,表演路上也不會一帆風順。2013年5月27日晚,北京世紀劇院,1600名觀衆,土耳其大使入座,人生的第一場商演,鄭雲龍中途失聲了。

後台一片混亂,統籌滿腦門的汗,心裡一陣陣地發毛,時任團長的肖傑拽起觀衆席上的替補B角臨時頂上,好歹撐住了後半場。直到燈光黯淡,人流散盡,都沒人能找到鄭雲龍。

沒人知道那晚的夜有多黑,地有多涼。熬過了倉庫排練的悶熱與寒冷,熬過了一遍一遍沉浸角色情緒的悲痛,最終還是沒能熬過自己。月色寒涼,前路荊棘。

「時光緩緩流動帶我走進回憶里,看見我茫然的聽不見任何真理,只想他爬上世界的山頂,尋找最初的心,衝破牢籠爲自由尋找氧氣,才能夠自由的呼吸」

巨大的心理壓力令鄭雲龍不敢再次登台,誰說都沒用。肖傑撥開人羣,用手指著他毫不客氣地說道:「如果你今天不敢上台,你這輩子都幹不了這行。」

肖傑知道大龍的能力,大學四年一步步走來,這個五官清晰的男孩經過不斷的磨礪已經是能在舞台上收穫所有目光的寶玉,而這次意外只是演繹生涯上的一縷蒙塵,倘若不敢拂去鉛華,便永遠只能是被束之高閣的標本。

沉默片刻,鄭雲龍穿好戲服,走進了等候區,幕布還沒拉開,而大龍,已經徹底準備好了。

加入松雷劇團170場巡演在連綿空座前依然放聲高歌,拋棄一切在上海重新出發只爲突破自我,已經醞釀了近十年的情感,全部揮灑在舞台之上。

「即使布滿荊棘我寸步難行,也不會去選擇放棄;那月色 多美麗 皎潔的掛在夜裡;那銀河 璀璨著 流淌著無邊無際;我大聲對命運 呼喊著 因爲我 屬於我自己 」

參加《聲入人心》鄭雲龍是猶豫的,他不屬於那個陌生的地方,音樂劇所擁有的魅力也不是短短一首歌能夠概括的。最後,阿雲嘎一句「可以宣傳音樂劇」打動了大龍。

長久以來,音樂劇一直是國內的小衆文化,小到甚至有有人調侃:「今天表演下面人挺多,仔細一看,嘿,全是同行。」如何將音樂劇帶進千家萬戶,一直是衆多音樂劇人爲之努力的事情。

這是我深愛的舞台,我願不惜一切分享她的美。

這份赤誠之心,在一個全然陌生的舞台,隨著他走過《詩人的旅途》,哀嘆著《美女與野獸》《最遠的距離》,《償還》著《就在這瞬間》的《生死對決》,當觀衆們爲《The Greatest Show》瘋狂鼓掌時,這個眼神憂鬱的男人,化身《我,堂吉訶德》,輕聲和道:「《我屬於我自己》。」

人活一世,最難便是不忘初心,生活與世俗很容易成爲牢籠,從此一生柴米油鹽,記憶中的風景只能成爲年老時遺憾的「想當初如果」。而大龍用歌聲回答:沒有當初,此時此刻,我的心爲音樂劇跳動,我的血液爲音樂劇而奔湧。

滾滾而來的熱情與愛意,感染了無數人。回應他的,是中國音樂劇30年歷史以來,第一次劇場票在一分鐘內全部售罄,上海音樂學院音樂劇專業報考人數同比增長43.1%,大量年輕觀衆走進劇場,更多資本開始關注這片演繹的藍海……

這是鄭雲龍踏出一步,也是無數音樂劇人嘔心瀝血踏出的一步。

那月色多美麗,是無數人對他的肯定;那銀河多璀璨,是無數擁躉與巨額收入,只要他再往前一步便能擁有更多。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有一期《變形記》,農村孩子享受著城裡優渥的生活,正在節目組擔心孩子就此迷失時,他突然選擇回家,著急的節目組問及原因,他只說道:「家裡的麥子熟了。」

是啊,家裡的麥子熟了,要回家了。大龍正如那個農村孩子,這功名利祿不過一眼遮布,無事時帶著消遣娛樂,而如今「麥子」熟了,他要回家唱歌了。

十年飲冰,難涼熱血,大龍將自己的一切獻給了音樂劇,爲她登上完全陌生的舞台,又爲她激流勇退,年少相遇時內心的悸動,依舊鮮活地在胸腔里跳動。

我大聲對命運呼喊著,因爲我屬於我自己。

視頻、圖片來源於網絡,如侵權敬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