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拍《老酒館》 陳寶國破了十年酒戒

由劉江執導、高滿堂編劇的年代大劇《老酒館》將于26日晚在北京衛視開播。該劇由陳寶國、秦海璐、馮雷、劉樺、程煜、馮恩鶴、牛犇、石兆琪、白志迪等主演,講述了闖關東來東北的小人物陳懷海歷經磨難以后,來到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大連,開老酒館謀生計,并通過老酒館結交抗日志士,傳播抗日思想,與殖民者斗爭的故事。

在開播發布會上,已經與高滿堂六度合作的陳寶國提到,這次最大不同在于,陳懷海這個角色是高滿堂以父親為原型創作的,情感格外充沛,“哭戲一場接著一場”;而為了《老酒館》,原本戒酒將近十年的陳寶國也開了戒,“戲好,就得喝。”

為拍《老酒館》 陳寶國破了十年酒戒

談創作

苦難歷史不該被忘記

高滿堂的作品主題始終是對東北黑土地文化的發掘,《老酒館》也不例外。對于此次與劉江的合作,他感懷道:“我和劉江十幾年前合作了《滿堂爹娘》,之后各奔東西。人生起伏,直到前年我們又遇到,算是再續前緣。”高滿堂認為他與劉江兩人是“相知、相認到相惜”。

《老酒館》從中國1928年民族最危急之際,一直寫到1949年全國解放,高滿堂認為這當中的苦難歷史不該被人們忘卻:“我們不僅要珍視未來,也要回顧歷史。”

談及與該劇的緣分,導演劉江表示:“我碰到了人生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劇,這是滿堂老師寫給他父親的戲,是很有分量的。豈能錯過?必須拿下。”劉江對高滿堂在作品中的歷史感悟深表贊同:“劇中雖然說的是過去的事,但是過去照耀了當下。它反映的其實是我們當下需要做的事,做個講究人,做個有情義的人。”說罷,他用劇中陳懷海的臺詞細致地詮釋了這一內核:“我們也許當不了千古英雄,但是我們至少要做一個有情有義有骨氣的中國人,這就是我們的民族精神。”

為拍《老酒館》 陳寶國破了十年酒戒

說角色

小酒館里的家國情懷

頭戴白禮帽、一襲白西裝亮相的陳寶國盡顯紳士風度。此次他在劇中飾演山東老酒館的掌柜陳懷海一角,這個角色是以高滿堂的父親為原型進行創作。從《大河兒女》《鋼鐵年代》《老農民》到《老中醫》《最后一張簽證》,再到此次的《老酒館》,陳寶國與高滿堂已是六度合作。多年好友默契十足,兩人在現場一見面就熱聊起來。談及此次合作,陳寶國表示:“原本是戒了若干年的酒,前后算一算得有十年。《老酒館》開了酒戒,沒辦法,還收不住了;沒辦法,戲好,就得喝。”

酒館掌柜陳懷海為人處世始終堅守“仁義禮智信”的中華傳統美德,待人謙遜和善,生意場上誠實厚道,生逢亂世又心系家國,被高滿堂評價為全劇的核心人物。陳寶國對該角色也有自己的理解:“他是北方爺們兒,一個仗義的男人,一個重情義的男人。在大連好漢街是主心骨;在小酒館里是掌柜;在家是爹,要護好一家妻兒。”

為拍《老酒館》 陳寶國破了十年酒戒

聊拍攝

導演一天跟著演員哭四五次

能夠出演這樣完美的一個人物讓陳寶國感嘆道:“三生有幸。”他也在該劇中傾注了更多心血,自言是一場哭戲接著一場。劉江在一旁打趣道:“這可以說是他演戲以來哭戲最多的一部戲了。”

陳寶國動情地說道:“沒辦法,滿堂老師的劇本寫得太好了,震撼人心的戲太多。他是怎么扎心怎么寫,那我只能去演,只能哭。”雖然堪稱劇中哭戲最多的演員,陳寶國卻細心且耐心地揣摩每一次哭戲的情感,細膩地呈現出角色的內心情感。與此同時,陳寶國在現場爆料:他并不是劇組里哭得最多的,而是身旁的劉江導演,每次演員們在攝像機下面哭,劉江就在監視器前一同落淚,常常是一天要哭四五次。

為拍《老酒館》 陳寶國破了十年酒戒

戲里戲外

陳寶國父子演兄弟 屠洪剛演落魄王爺

作為一部年代大戲,除了圍繞陳懷海等主要人物展開的主線故事,《老酒館》中登場的“客人”也頗為亮眼。陳寶國、陳月末父子齊上陣,兩人在劇中出演“拜過把子的兄弟”。陳月末飾演“來無影去無蹤”的江洋大盜金小手,喜歡搞惡作劇。在現場,眾人還“攛掇”他倆還原劇中關系。陳月末一反平時乖乖仔的形象,在大家壯膽下中氣十足地向陳寶國喊了一聲“大哥”。陳寶國則幽默地回應:“哎呀,這聲大哥太上頭了,這孩子太實誠了。”

屠洪剛在劇中飾演真假王爺,身份高貴卻落魄不堪。歌手出身的他還作為開場嘉賓在發布會現場演唱了《老酒館》主題曲——《似水流年》。曹可凡在劇中飾演村田,是老酒館的“死忠粉”。他在劇中的女兒小尊的扮演者曹夢格表示非常榮幸和曹老師演父女:“我們剛好都姓曹。”方清平在現場打趣自己在劇里劇外都是說相聲的方先生:“別人不愛聽什么,我就說什么。”對于“肉餅王”這個標簽,馮雷在現場調侃:“劉江導演告訴我這次可以不用實力,咱們就用體重說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