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案中檢測助手是建筑工:我對興奮劑檢測完全不懂

11月15日,孫楊“抗檢”聽證會在瑞士舉行,聽證會結束后,據新華社最新英語報道,在去年9月4日晚,興奮劑檢測團隊中的檢測助手并沒有資質,只是一名建筑工人。

全文報道如下:

新華社杭州11月18日電:孫楊案中的三名IDTM測試人員中的一位透露,他不是受過培訓的興奮劑檢測助手(DCA),而是一名建筑工人。

孫楊11月15日在瑞士舉行的公開聽證會上表示自己無罪,此前,世界反興奮劑組織(WADA)因懷疑孫楊涉嫌違反反興奮劑規則對孫楊和國際泳聯提出上訴。

這位要求匿名的助理透露,在孫楊聽證會開始的前幾天,他曾經以中文書信的方式向CAS和WADA提供證詞。

“我是一名建筑工人,我每天忙著工作,從來沒有人教我怎樣進行興奮劑檢查,我也沒有接受過相關訓練。”

“我同意按照他們的要求,在公開聽證會之前的視頻會議上發言,但是我準備好了,卻沒有人聯系我。”

在今年1月份接受采訪時,這位助理透露,去年9月14日,一名反興奮劑檢查官聯系他,這位檢測官和他是中學同學兼同鄉,但是他們在去年之前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過面,2018年2月才在同學聚會上重新見面。

“那天晚上,她打電話讓我去火車站接她,然后開車帶我去孫楊家,車里還有一名女士,她是負責血液采集的助理。“

“檢察官讓我一起去洗手間,據我所知,她想叫我去監督孫楊采集尿樣,因為其他兩個人都是女性,所以我就同意了。”

“孫楊在中國是大明星,我第一次見到他非常興奮,所以我在房間外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當我坐在房間的時候,我還想繼續拍照,但是被孫楊制止。”

“然后他(孫楊)要求我們每個人表明一下自己的身份,我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證。隨后孫楊表現,我不是專業的檢測人員,不應該待在檢測室里。”

11月15日聽證的時候,孫楊也表示,檢測助理非常不專業,所以他想知道資質。事實上孫楊隨后發現,三名檢測人員都缺乏足夠的資質。

聽證會當天,三名檢測人員沒有出現在現場,孫楊還提出疑問:“你們有膽量在公眾面前說出真相嗎?”

這位助理表示,自己當時離開了檢測房間,檢測官出來幾次,給他看iPad上的英文內容。

“我不懂英語,也看不懂上面的英文內容,然后我就把iPad還給了她,我不知道檢測房間里面發生了什么。”

“我對興奮劑檢測完全不懂,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的角色是什么。我只是因為中學同學的請求,來幫助她的,我的本職工作是一名建筑工人。”他補充到。

原標題:新華社:孫楊案中檢測助手是建筑工 已提交證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