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軍改多年進展緩慢 空軍曾拒絕支援陸軍

2015年以來,中國持續推進軍事改革,印度軍方對此十分關注。印度新任陸軍參謀長比平·拉瓦特(Bipin Rawat)今年1月3日接受《印度先驅報》采訪時稱,“我們正在研究中國的軍改模式,同時我們也將建立自己的模式以促進陸軍與海空軍的聯合作戰。”外媒分析認為,印方此舉一方面是擔心中印軍力進一步失衡,希望緊跟中國步伐,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借鑒中國軍改,加速推進本國軍事改革進程。

1999年,印巴爆發卡吉爾沖突,當時由于印陸軍與空軍指揮官就作戰行動發生爭執,空軍竟然拒絕出動飛機支援地面部隊。此事曝光后,印度舉國上下深感震驚。2001年2月26日,時任印度內政部長阿德瓦尼領導的部長小組向政府呈交報告,毫不客氣地批評印軍參謀長委員會存在“嚴重弊端”,由此開啟了印軍改革的漫漫長路。

為推動三軍聯合,2001至2003年,印度先后設立了聯合防務參謀、安達曼-尼科巴司令部和戰略司令部(印度核武器實現了陸海空三位一體)。2012年,設立參謀長委員會常設主席一職。2016年,任命一位4星上將擔任三軍參謀長協調員。

今年1月21號,印度高層在印度軍事學院召開聯合指揮官會議。印度總理莫迪、時任國防部長帕里卡爾及三軍參謀長悉數出席會議,共商印軍新一輪改革事宜。會上提議,擬在年內增設三軍參謀長一職并在不久的將來建立戰區司令部(類似于中國的戰區)。據《印度時報》1月22日報道稱,印軍計劃“統一架構,首先設立一個三軍聯合組織或機構,然后建立完善的指揮機構,以便協同進行太空、互聯網以及特種作戰。”

眼下,印度軍政高層對增設三軍參謀長的呼聲頗高,該國媒體更是詳細列出了設立該職位的必要性。歸納起來主要有以下幾點:便于印軍為政府提供統一的軍事建議;便于協同三軍訓練、規劃、采購以及作戰;有利于優先協調軍種間采購;有利于進一步優化管理國家戰略資源以及核武庫;有利于實現軍種總部與國防部一體化;全球約70個國家(包括美、英、德等強國)的軍隊都設有負責整合軍事規劃及行動的國防參謀長或類似職位。

印度準備設立的三軍參謀長職位為4星上將軍銜,級別等同于印海陸空三軍參謀長。莫迪政府已經認識到設立國防參謀長或參謀長委員會常設主席一職刻不容緩。根據安排,該職位計劃在年內正式設立。目前印度的參謀長委員會由3個軍種的參謀長組成,其中資歷最高者為主席。按照《印度時報》的說法,“至于三軍參謀長如何在政府以及各個軍種參謀長之間流暢地實現上通下達,這一問題已經得到妥善解決。現在只待內閣做出最后決定。”

另據印度“國防新聞網”2月20日報道稱,“未來與中國這樣的大國的戰爭將不僅局限于傳統的戰區范圍內,還將擴展到網絡、太空、核以及情報領域。印度部隊需要具備全方位的聯合作戰能力。”可見,印度已經意識到未來戰爭需要陸海空三軍乃至其他軍事力量的聯合作戰。

再說建立戰區一事。眼下,印軍有多達17個軍種司令部分布在全國各地,比如印度陸海空三軍各自的東部司令部分別設在加爾各答、西隆和維薩卡帕特南,不僅造成了基礎設施和資源的極大浪費,各軍種采取聯合行動的效率更是提不上去。

因此,據印度“國防新聞網”2月20日報道稱,印度武裝部隊日前已就組建戰區司令部向政府做了匯報。但是不同于設立三軍參謀長職位,由于印軍各軍兵種各成系統、各自為政,加上行事效率低下,印軍要建成戰區司令部并實現流暢運行,無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所幸的是,印軍改革的理論障礙近期已得以掃除。據印度《經濟時報》4月23日報道稱,印軍完成了新型“聯合作戰條令”的制定,條令于4月24至30日間正式頒布。

原標題:向中國取經?印度軍改多年進展緩慢 空軍曾拒絕支援陸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