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罪》以“破冰”定位張氏叔侄冤案 必將還原真相

  電影《無罪》創作團隊以“破冰”這個詞來定位張氏叔侄冤案,同時更以這個詞來定義《無罪》電影的首映。因為,以電影藝術的方式來展示一起冤案是如何產生的,必然涉及刑事訴訟的各個環節——彼時彼刻的集體失守,必然是一個敏感的話題,我們是否能夠承受?

  承受如此敏感的題材的意義在于,我們是否有勇氣直面我們觀念和方式的內傷和瑕疵,并示之于人。但如果著眼于未來,恰恰可以對應歌德的一句話:“一個過去的錯誤,是發掘新的真相的最大天敵。”糾正和剔除謬誤,還原真相,是通往正義的必經之路。

  不做隔靴搔癢的事

  除去手銬、腳鐐,接過家人送來的新衣,走出監獄的那一刻,張高平跳著奔向律師朱明勇,高喊:“我們清白了,我們清白了!”一旁的侄兒張輝,滿眼含淚,一言不發……

  這是三年前,張氏叔侄案一個里程碑式的結局。在當年的一次文學研討會上,一位作家曾經對記者說過這樣的話:這是多好的題材啊,可惜不能寫!然而三年之后,電影《無罪》卻顛覆了很多人“不能寫”的深深顧慮。

  這樣的顧慮,《無罪》創作團隊也有。張氏叔侄案昭雪之后,在媒體對此案作了連篇累牘的“大起底”之后,這種顧慮依然沒有消除。

  張飚,新疆石河子市檢察院監所檢察科原檢察員,2011年退休。為張高平、張輝叔侄翻案,張飚堅持了5年。因為這份堅持,張飚被媒體稱為“冤案平反的幕后英雄”,被律師們稱為“體制內的健康力量”,榮獲2013年“最美檢察官”的稱號,被最高人民檢察院授予全國“模范檢察官”榮譽稱號。

  影片編劇、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廣播電視臺副臺長王安潤告訴記者,2014年底,他在自己創作的以張飚事跡為題材的報告文學和廣播劇的基礎上,擴展、潤色出3萬多字的電影劇本《檢察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