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研制裝備赴寒區試驗 戰車玩漂移炮管打到報廢

隆冬時節,在中國最北最冷的地方,中國軍隊新研制裝甲裝備一年一度的寒區試驗如期展開。

這是陸軍裝甲裝備交付部隊前的最后一道關口。負責發放裝備“準生證”的這個特殊單位,就是陸軍裝甲兵某研究所試驗場。

在中國最北的機場漠河機場一下飛機,里三層外三層的防寒衣物瞬間被寒氣打透,仿佛薄如一張紙。

在漠河換乘如今已不多見的綠皮火車,從大興安嶺緩緩穿行4個多小時后到達黑龍江省塔河縣,裝甲兵某研究所試驗場北方站就在塔河縣境內。

每年冬天,在零下三十至五十攝氏度的低溫下仿佛凝固了的山區,當地人都要在溫暖的室內“貓冬”,遠道而來的裝甲試驗兵們則不分晝夜,一天中最冷的凌晨恰是他們開展試驗的黃金時間。

“溫度越低,越能考驗裝甲車輛的極限性能。”滿天星光下,裝甲兵某研究所試驗場寒區試驗大隊大隊長劉學工指著黑壓壓的一片裝甲車說,這些裝備在戶外裸露停放了數日,里外全都凍透了,馬上進行低溫冷啟動試驗。

厚厚的冰雪覆蓋著大地,空氣中的水分都結成了微小的冰晶。驀然間,那群裝甲車突然發出了怒吼,一臺接著一臺,獨奏變成了交響——零下40多攝氏度啟動成功。這種冷啟動已經進行了數次,均獲得成功,這說明這個批次新研裝備的此項性能達標了。

這次來寒區接受考驗的新裝甲裝備,共有多個型號20多臺。200多名試驗人員既有來自裝甲兵裝備技術研究所的管理人員、技術人員、操作人員,也有來自兵工廠的型號總設計師、科技人員、工人。

裝甲兵某研究所試驗場隸屬于裝甲兵工程學院,1971年在塔河設立北方站,用以考驗新研制裝備的嚴寒地區適應能力,包括嚴寒地區環境對裝備動力、傳動、通信、武器等各項性能的影響,以及在低溫情況下車輛的人機功效。

一輛裝甲車輛卷起沖天雪霧,在林間積雪上高速行駛,這是冰雪土路的最大速度測試。

幾十噸重的鋼鐵巨獸在經驗豐富的試車員操縱下,飄移、騰空、急轉急停急加速……待車輛停下,駕駛員身體已完全凍僵,只能被大伙七手八腳抬出來,其他人員則進一步采集記錄試驗數據。

試驗大隊副大隊長王偉說,有時為了考驗裝備性能,需要開艙駕駛,讓裝備里里外外都暴露在低溫中,駕駛員折磨了裝備,也折磨了自己。

在試驗場區,科技人員戴的眼鏡全是樹脂鏡框。王偉說,這是多年的經驗,金屬鏡框在戶外挨著皮膚就會撕下一層皮,哪個地方挨到哪個地方就會凍傷。

山林深處,冰雪路面爬坡試驗中,車輛已經達到設計指標,試驗還要繼續,直到試出各種積雪厚度的極限爬坡值為止。臨近極限時,車輛打滑隨時翻車,幾位駕駛員輪番上陣,憑借高超技術為部隊提供了極限情況下的數值和經驗。

火炮身管報廢試驗時,為求得一種火炮的實際射彈壽命,要將火炮身管打到報廢為止。每當快到報廢的臨界點時,炮膛內多處膛線斷裂,隨時會有炸膛的危險。只有像王兆祥這樣經驗豐富膽大心細的高超射手,才能冒著生命危險完成這樣的試驗。

陸軍裝甲兵某研究所副所長馮武斌說,來試驗的裝備在廠家已經過論證、初樣、正樣等,多數情況下不會有顛覆性問題,但試驗還是會暴露出個別設計與實戰的差距,以及批次生產工藝等諸多細節問題。

一型輪式裝甲車輛進行可靠性行駛試驗,輪胎多次爆胎,其中一次車輛翻下深溝。從倒扣的車里鉆出來,駕駛員張鵬反而挺開心,“又一個問題被找出來了,明年輪胎修改設計后再來試”。

“我們的任務就是千方百計折磨這些裝備。”裝甲兵某研究所試驗場政委李全勝說,很多試驗一年才搞一次,一次不合格,定型裝備部隊的時間就要推遲至少一年。

陸軍裝備必須滿足全域機動的要求,必須能夠適應各種極端天氣和惡劣戰場環境。為此,他們上山下海、走南闖北,一年四季追逐極端天氣和環境:濕熱地區試驗,地表溫度大于60攝氏度,空氣濕度近90%;常溫地區試驗,集納亂石灘、搓板路、扭曲路、荒漠戈壁、泥濘灘涂等各種環境;海上試驗,專選臺風前后風大浪急時進行;高原試驗,海拔4000米以上雪山連綿,沒有路走出一條路……

裝備越來越復雜,系統越來越先進,試驗技術也水漲船高。馮武斌介紹,試驗場總結完善了93項試驗標準,正在修訂其中31項,根據新技術發展又新制定了10項。試驗場正由粗放型向精細型、由任務型向研究型數字化發展。

從88系列主戰坦克、96系列主戰坦克、99系列主戰坦克,到04系列步兵戰車、輪式步兵戰車,再到兩棲裝甲……數十型上百種裝甲裝備經他們嚴苛把關后交付部隊,一代代裝備不斷更新見證了我軍陸軍裝備的跨越發展。

原標題:新研制裝備赴寒區試驗 戰車玩漂移炮管打到報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