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大尺度電影《小姐》解讀:金瓶梅+女權復仇

《小姐》用唯美鏡頭展現東方式女女情深

­  韓國導演樸贊郁的《小姐》還沒亮相,大家對它的稱呼已經成了“女同電影”。既然大家都說它是女同電影,那我就希望這次不要用女同電影來稱呼它。大家知道,人類的語言是博大精深的。“女同”這個詞其實還是太籠統,我今天給大家解讀這部電影,不求別的,只希望能夠做到準確,對得起人類祖先的文化遺產。

­  Part.1 聊聊電影中的東方性符號

­  樸贊郁是影評人轉導演。經常看導演訪談和影評的讀者可能會發現,影評人對影片解讀的復雜性往往勝過導演本人的解讀。很多時候影評人拿自己的解讀去請教導演,導演會一臉懵X地說:啊?我拍的時候沒有這樣考慮啊。——所以曾經做過影評人的導演拍戲就會有一種獨特氣質,他們的影片中往往會有很多符號,而且這些符號還能完美自洽,都能說得通。

­  磨鏡:唯美鏡頭展現東方式女女情深

­  法國人將女人之間的床笫之歡形容為“剪刀式”(faire les ciseaux),其含義不言而喻,形象且直白。2013年的戛納金棕櫚影片《阿黛爾的生活》用15分鐘床戲解釋了什么叫兩把剪刀的難舍難分。中國的古語則將其稱為“磨鏡”,由于雙方有類似的身體結構,且房事往往以面對面的方式完成,宛如對著一面銅鏡。

­  古語中指代男性之愛的詞匯非常多,而女性之愛則只有“磨鏡”。 “一種風流吾最愛,魏晉人物晚唐詩”。魏晉晚唐時期的風流名士常有男寵,蔚然成風,甚于女色,世人皆不避諱,文人對其贊美。而女性之愛多產生于深宮大院和尼姑庵,在沒有男人寵幸的情況下,她們之間的私密之事往往不足為外人道也。東方人婉轉而內斂,《小姐》中的小姐和女仆之間的隱秘性事屬于不能見光的關系。樸贊郁用第一視角的正反打來表現二人交歡過程中幸福得泛紅的臉,恰是對“磨鏡”一詞的直觀表現。

預告片中的親密戲份

­  章魚:“章魚春宮圖”源自葛飾北齋經典作品

­  與中國同為東方民族的日本則孳息出不同的性愛亞文化,這種亞文化甚至影響到了當今的日本色情產業。江戶時期的浮世繪畫家都有色情繪畫作品傳世。《小姐》的故事設定在日治時期,男性貴族們安排女性貴族用日語為他們朗誦色情文學。為了讓女性們在朗讀時更好地產生代入感,貴族們從小給她們觀看色情繪畫作品。《小姐》中的女貴族學習性器官名稱時,使用的是日本著名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的經典作品《喜能會之故真通》,畫面中將女子送上極樂境界的是一只八爪章魚——章魚曾經是樸贊郁另一部經典作品《老男孩》中的一個重要意象。

葛飾北齋《喜能會之故真通》(局部)

­  器具:特寫展現器具緬鈴用法

­  緬鈴是古人的房事輔助器具,最早出現在明代,按照明代色情文學的描寫,“榛子大,有鼻如鈕,婦人爐中用”。在《小姐》中,樸贊郁也將其用作輔助工具,并在結尾對使用方式進行了詳細的表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