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航空發動機“最強大腦” 趕超了國外第三代戰斗機


航空發動機的控制系統就像人的大腦,負責接收各個傳感器信號,進行計算處理,再控制執行器進行操作,它控制著發動機的啟動、運行、調節等一系列活動。“大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是影響飛機和航空發動機研制水平的關鍵因素之一。中航工業動力所某型發動機數控系統項目團隊經過近十年的風雨歷程,開辟了國內數字電子控制系統的先河,使得某型發動機數控系統趕超了國外第三代戰斗機控制系統水平,真正打造出了航空發動機的“最強大腦”。

一支優秀的團隊,始終能夠克服一切困難,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打造出前所未有的航空發動機“最強大腦”的團隊由動力所第六研究室及航機總體一部的人員組成。項目研制初期,由于技術難度大,數控系統基礎薄弱,研制體系及設計流程不完善,試驗條件、試驗手段及試驗標準不完備,工程化研制經驗不足等諸多問題,想打造出航空發動機的“最強大腦”仿佛天方夜譚。但某型發動機數控系統項目團隊帶著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沖勁,在動力所總設計師劉永泉、所長助理蔚奪魁的帶領下,全力開展技術攻關。孫志巖、吳新、梁彩云三位副總師各司其職,從前期方案設計、關鍵技術決策、控制系統與發動機總體匹配,到后期發動機試飛、關鍵技術鑒定,帶領團隊穩扎穩打,合作攻堅。

成功的路上總是坎坷泥濘,問題也總是接踵而來。從數學模型的建構、修模,到控制參數及控制品質優化,再到半物理模擬實驗,從無到有,從宏觀到微觀,從理論到實際,在歷經了3年零3個月艱苦卓絕的努力后,項目團隊突破了多項技術難關,數控系統動態響應、穩態精度等控制品質不斷優化,產品可靠性不斷提高,技術質量問題逐步歸零,航空發動機的“最強大腦”應運而生。

在數控系統研制的過程中,動力所航機總體一部負責站在發動機全局的立場上對“最強大腦”的功能進行設計,研制人員充分利用了數控系統實現復雜設計要求的優勢。在施磊、邴連喜、劉亞君的帶領下,團隊成員設計的起動閉環技術、高空小表速加力接通控制以及數控系統總體技術狀態都取得了較好的成績。

動力所第六研究室的欒東、李春光、榮莉是發動機控制系統的行家里手,也是團隊的中堅力量。在面對突發問題時他們沉著冷靜,利用過硬的技術和豐富的經驗,帶領和指導團隊成員集智攻關,使一個個難題迎刃而解。作為集團一級技術專家的榮莉,帶領成員攻堅克難,在工作中不僅嚴于律己、刻苦鉆研、事事率先垂范,更積極做好傳幫帶工作。

經過近10年的戮力拼搏,經歷了方案設計、產品設計、數值仿真、臺架試車、飛行試驗和技術鑒定的六個階段,某型發動機數字控制系統完成了從暴露問題到完善設計直至試驗驗證的多次迭代。這是一支目標清晰、分工明確、團結互愛的團隊,是一支敢拼、敢做、甘于平淡、善于創新、為夢想不懈追求的優秀團隊。你可能不會想到,這個打造了發動機“最強大腦”的團隊中“80后”占了一大半。在10年的時間里,“80后”們陸續結婚生子,身份和角色的變化帶來了更多的犧牲:李利新婚不久就奔赴外場,高原、閻良都有他的足跡;李昌紅孩子體質差、有哮喘,經常生病住院,作為母親卻因為出差和加班不能陪伴在生病的孩子身邊;柳陽的父親身患惡疾,她卻無暇在身邊照料,遠赴離家千里的高原,參加發動機試驗;趙明陽顧不上剛剛出生的女兒,連續參加調試多日,保證了新機順利出廠……每一個團隊成員都有類似的故事,只要有發動機出現的地方,就有他們忙碌的身影。外場保障、長試考核、排故攻關、小批交付常常是披星戴月,連續奮戰。發動機內外場累計試車試飛數千小時,團隊人員精心地伴隨發動機度過每分每秒。

型號成功我成才!伴隨著“最強大腦”的研制,某型發動機數控系統項目團隊青年人已經成長為控制系統設計技術骨干,而傾盡他們十年的青春和汗水的“最強大腦”也成為我國自主研制航空發動機征程上的里程碑。

原標題: 中國航空發動機“最強大腦”趕超國外3代戰機水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