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特戰狙擊手演練拿活雞當靶 打中雞喙者獲勝

他站在隊列前,黑T恤上,汗堿斑駁。“我要讓你們放心,我一定把人質救回來!”

他在重申反劫機案例中,一名德國特警的話。平常一句話,后面緊跟著“責任”二字。一個特警,責任的成本不但包含承擔的風險,更有日復一日的磨礪和堅守。你必須終日拿戰友當敵人死磕對打,以精純武藝;拿自己當敵人捉對廝殺,以保持血性——我,我的兵,我的隊伍,我們能做到嗎?

武警特種作戰大隊大隊長趙嶺,整日焦慮的就是這個,他的形象也因此改變:整天眉宇緊鎖。我們還不夠強,我們應該更強——手槍快速射擊,距離10米,20面胸環靶在槍手們眼前排成一排——迅速拔槍,舉槍發射,要的就是穩和準。

跟靶子間隔1米,趙嶺穩穩站立。槍手們一個一個來,每人面對靶子,同時面對一個大活人趙嶺。一個槍手打完,趙嶺移動,在下個靶位站好,依次挪動,直到20名槍手射擊完畢,這簡直在玩命!

訓練大綱上本無此教范,趙嶺是從外軍資料上學到的。我們怎就不能?


這天,行動開始。戰斗小組逼近角位門,破門手破門,前鋒隊員立即突入,掩護手迅速跟進,發現目標射擊。危險通常在此發生:掩護手發射的子彈,基本是從前鋒隊員的耳邊呼嘯而過。開始訓練時,沒人敢當前鋒隊員,趙嶺說我來。

趙嶺還有用不完的“損招”,買兩只雞拴上,放在不遠處,地上丟把米,一組兩個狙擊手比賽,要求一槍斃“敵”。反劫機中隊的黃志立和特勤中隊的徐參開始射擊。徐參的槍打在一只雞的喙部,黃志立擊中了另一只雞的嗉子,二人均為一槍斃命。趙嶺判定徐參獲勝,把黃志立射殺的雞交給徐參,讓他連同自己的雞一塊拎回特勤中隊食堂。

2007年10月的一個下午,反劫機訓練就要收了,趙嶺把一枚爆震彈投到水泥地上,想看看爆震效果。忽然,他右髖部位麻了一下,右腿動不了啦。在醫院清創時,從右腿取出一塊彈片,縫了4針。這明顯是爆震彈的彈頭破片。住在醫院里的趙嶺琢磨,人質和劫匪同處在一個封閉空間里,地面介質、家具等因素都會對爆震效果產生影響,解救人質時,以現在裝備的爆震彈種類,使用時必須考慮投放位置,否則,人質有可能未救先傷。

趙嶺喜歡特警這個職業,他的內心也因此而改變。他很少回家,也不喜歡讓家屬來隊。每次回家前,妻子和岳母都要忙碌一番,嚴陣以待,像迎接凱旋的勇士一樣,迎他歸來。他真的像一名勇士!

原標題:武警特戰狙擊手演練拿活雞當靶

发表评论